08. 『幻月』

icy2003 幻月 2020-04-20 22:32:00 202 1条

“时光腐朽了记忆,那血红的魔盒,名为灾难,又叫希望。”

85585-2vbeax72alb.png

帝城大厦 56 层。

“少爷,老爷在里面等您呢。”

“好的,张叔您先下去吧。”

张义站在门口,几次想敲门却始终没下得去手。

昨天音乐比赛里程月的魔鬼嗓音引来一系列连锁反应,从公众质疑张家的公正性和权威性,到张义给程月道歉,最终话题指向了继承人和传闻女友上。

一夜之间舆论传遍青鱼城,张家内部第一时间召开紧急会议。赛后张义一直在整理材料,直到早上他才被告知会议结束,到了晚上,张义被父亲张城叫去书房。

“进来吧。”

张义推开半掩的门,见张城背对他坐在落地窗前,香烟袅袅,深邃的夜将一张沧桑的脸映在玻璃窗上,书房里旧时代的艺术品琳琅满目,张城一身干净发皱的西装显得有些落寞。

“我……”

“情况我都知道了。”

“对不起。”

“不关你的事,是小妹安排的,她这会儿应该在房间里反省吧。”

“小妹?”当时程芯已经解释过,不过张义一直都是怀疑态度,说“相信”只是为了糊弄。

“她不是和程月一个班么?今天找你来不是为了这个事。”

“是程芯……”张义想解释,却被张城挥手打断。

张城转过身,注视张义的双眼,过了好一会儿,他掐灭香烟,严肃地问道:“你喜欢她么?”

“程月?”这个“她”指的当然是程月,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这问题本身,是试探还是别的含义?

“对,你觉得她怎么样?”张城紧皱的眉头舒展开来,气氛变得没那么凝重。

“她长得还行,倒是符合老爸您的要求……”张义说道。

“那你自己怎么想呢?”

张义想起了程月替苏小雨问他号码的场景,说:“虽然了解不多,但感觉比那些贵族小姐好多了,如果父亲您不反对,我可以接受。”

张城身子突然前倾,胡子扬起,顿时气氛再次反转,他唾沫星子直飞,骂道:“你要,别人就给么?”

“这……”理是这个理,只是剧情的发展让张义始料不及。

“知道为什么家族开会没有叫你来么?”张城问道。

这问题的答案张义今早就想知道,不过人员是张城亲自选定的,有必须出席的德高望重的长辈,张义的哥哥张松,以及小妹张媛媛。张媛媛可以理解,始作俑者,而张松会出席大多可能是因为负面影响需要他来主持补救。

目前张氏当家虽然是张城,但家族各方面的业务都是张松在管控,名城实松。正因为这样,张义在张氏里算是特殊的存在,明面上的二当家,能调动的资源却被张松牢牢控制。大多数跟张氏合作的家族都想办法讨好张松,只不过老爷子一直都不表态,因此大家不敢太过火,都觉得老爷子留有余地,继承人的事情才一拖再拖。张义在秘术师里很优秀的,可论管理,张松甩他好几条街!张城对张义的偏心让兄弟二人的关系一直很尴尬。

张义思来想去终究想不明白,只能等张城的解释。

“想不明白?”

“嗯。”

“我上年纪了,没让你来是因为这件事非同小可,在继承人这件事上我要谨慎……”

张城哽咽了,张义此刻能够体会父亲长久以来对他的无奈和疼爱,传言并非全都是错的,张松的管理能力张城看在眼里,但就是因为这样,张城才更不放心把家族交给张松,有时候能力固然重要,但人的性格往往可以起到关键的作用,现在,时候到了。

“您说。”张义已经做好了准备,或者说,一直都在为继承张家做准备,哪怕牺牲他自己。

“家族最终讨论的结果是,希望你能够把程月追到手,要求是,不准借助张家的资源,是以你个人名义,如果成功,那就可以公开你们的情侣关系并且宣布你为继承人,如果失败,那就是你个人的选择,与张家无关。”

“情侣?继承人?”张义想起了程芯的话,总觉得这两者之间有什么联系,欲言又止。

“你哥已经同意了,而且是第一个支持这个决定的。”张城说道。

张义很意外,毕竟利益关系就摆在那里,凡事都以利益优先的张松不可能会首当其冲支持的啊!以概率来说,这个决定有 50% 的可能性对张松不利,以他对张松的了解,50% 的事张松不可能去做,不对,概率不能这么算,难道说有后手?张义感觉背后的事情并不是表面呈现的那么简单。

“我能知道会议的细节么?”张义问道。

“可以。”

张城丢给张义一个金属球,金属球在快要靠近张义的时候停住,悬浮在空中展开,几道蓝色光束交错形成一幅立体投影,是会议的录像。

张义拖动进度条,十几分钟后,录像结束,总的过程大概就是对张媛媛的批评,以及张松对音乐比赛影响的补救方案。令人奇怪的是,整场会议每次提到张义,张松表现得是十分支持。此外,会议中程月被提及是关于一个研究项目。

“这研究是……”

“待会让她给你解释吧,她应该快到了。”

“谁?”

“你先看看这个。”张城把一份报告递给张义。

这是一份程月的体检报告,当时是张义把程月送到医院的,医院负责体检的医生据说那天刚好有急事出去了,值班的医生里又刚好是张家的人,在苏小雨的请求下,张义做了个顺水人情,让张家的医生好好给程月看病。

报告说明如下:

“病人程月,身体状况健康。

军训期间突然晕倒,初步诊断为中暑,实际另有原因,经过检测怀疑是天生被动引起,在情绪高涨的时候身体会承受由被动带来的巨大负荷,导致意识变模糊。

该被动目前没有特征数据相匹配,根据症状和秘术基本规律推测,被动的效果是:在程月的身体里还有另一个她自己,暂时命名为『双生』。”

“另一个她?!是指灵魂么?”张义看到这段文字描述的时候震惊了。

“是不是灵魂暂时没有结论,目前联盟数据库没有相似的记录,初步确认的有,这个被动对她来说是巨大的负担,如果『双生』存在,并开发出来的话,那潜力是无限的!”

“那您让我跟程月接近的目的……”

一位穿着白大褂的美女推门而入……

“你好,我叫白若溪,白家的长女,这个研究的负责人。”

“你……好。”白若溪……真人比录像漂亮多了,张义感叹。

白若溪跟张义握了个手后就直接进入正题:“『幻月』项目目前属于秘密状态,你看到了,会议上并没有给出具体说明,只是强调了要想办法获得她的资料,所以你最好对这件事保密。”

“『幻月』?”

“是的,一切都还只是猜测,是幻想,是虚幻。”

“的确有点扯。”

“那么,接下来的话,我希望你都能仔细听进去。”

“你说。”

“我先来解释一下张氏家族的被动。”

“这个我知道……”张义抢答道,白若溪停下耐心听他说,张义恨自己那个嘴快,没办法,只能继续,他说:“我们的被动叫『赋予』,可以比其他人多出一个术式。”

白若溪推了推眼镜,耐心等解释。

“额……秘能等级对应秘能值的数量级数,0 ~ 9 秘能值的秘能等级为 1,10 ~ 99 的等级为 2,依次类推。秘能等级也对应秘术师能够使用的术式数目,等级 1 对应 2 个术式,等级 2 对应 3 个,就是说,要能够使用 8 个术式,需要的等级为 7,也就是至少有一百万秘能值。术式运算中有重复计算规则:某个术式一旦被运算过,将不能再用于别的运算中,那么,8 术式最多只能使用 4 种不同的秘术。『赋予』极大降低了秘术师对秘能值的要求,让我们在这么多家族中脱颖而出成为青鱼城第一家族。”

白若溪继续等待,张义有点尴尬了,见张义不再说话,白若溪接他的话往下说。

“『赋予』的存在,的确是降低了对秘能值的要求,但是反过来,8 术式再往上呢?”

“不可能!”张义不假思索脱口而出。

白若溪笑而不语,她的淡定让张义重新考虑这种可能性,它颠覆了张义的认知:

一百万秘能值对于秘术师而言就是个天文数字,在重复计算的规则限制下,要找出这样的人或者培养这样的人根本不可能的!更别说往上提出假设并进行实验了。

“重复计算规则只能限制术式,并不会影响被动效果,尽管大家都把被动看成是独特的术式,但它们还是有本质区别的。『赋予』驱使我们进一步研究被动的相关性质,我们发现了一个有趣的事情。”

“什么?”

“在在全术式的情况下,通过『赋予』获得额外一个术式会打乱术式间的约束,多余的术式会在术式之间呈现游离状态,可以随意切换成八个中的任何一个,重复规则将被打破,这是研究资料,你可以看看。”

白若溪递给了张义一大叠资料,张义随手翻了几页,发现里面的公式和理论都看不懂,索性把资料还给白若溪,示意她继续说。

“因为至今都没有人能达到等级 7,所以没法验证假设的正确性,理论上有 13.92% 的概率是对的,但是现在情况不同了。”

“不同?”

“程月。假如说有办法让程月使用 4 术式,另外一个她使用另外 4 术式,那么一百万的需求立刻就变成了一百,这个需求对任何人来说,只要从学校正常毕业就能达成,而她却可以获得老妖怪级别的能力。『双生』是否可用,还是说只是潜力,我们并不确定,而且,共用的身体能否承受这样的负担也是一个问题。”

白若溪见张义没反应,便继续说:“你和她的小孩就说不定了,你们有可能开创秘术师的新时代!只不过,如果可以的话,我们并不希望等到那种时候。”

这么一来,继承人和情侣就解释得通了,实验成了,张家的未来就属于身为秘术师的张义,实验败了,张义就没有能力跟张松抗衡,哪怕老爷子再怎么偏爱都没用。

说到底就是一次白鼠实验,白若溪已经表态,程月很可能无法承受这种负担,『幻月』很显然并没有经过当事人程月的同意。

张义怒斥道:“如果程月果真跟你说的那样,那你们这样特立独行会害死她的!”

“特立独行?呵呵,你是在说你自己么?”白若溪不禁觉得好笑。

“什么意思!”

“算了,其实你和她的小孩……”白若溪还在说,张义的脑子里只觉得嗡嗡直响,什么也没听进去。

张义全懂了,张家不但要程月这种能力,要利用他和程月,甚至已经做好了牺牲程月的准备!张义越想越激动,怒火瞬间把他从恍惚的精神世界拉回现实。

“你们……你们这样,会下地狱的!”张义把白若溪的资料抢过来,准备一把撕了。

“有备份,你随意。”白若溪手势“请”了一下,冷冷说道。

张义抓起白若溪的衣领,想一拳砸过去,可十多年来的温和始终没法让他真正把面前这个人当成恶魔,他的手挣扎、颤抖,这一系列动作得到的回应却是一对不食人间烟火冷漠的眼睛。

和程月只是萍水相逢,谈不上什么感情,更谈不上情侣,可十多年来的教育告诉他,『幻月』项目就不应该存在,人的基本权利都没了,那还需要谈什么?

白若溪看出了张义那幼稚的想法,不紧不慢淡定地问:“你觉得张家是靠什么走到现在的?”

张义的心一颤,在这种场合下,这个问题就像是一把利剑插在他的胸口,他清楚这个问题可能的答案是什么,可他更愿意相信这是污蔑,是为了掩饰罪行的手段。

“我只是替你们张家做事,到头来你还是什么都无法改变。”

“无法改变?”张义觉得好笑,只不过下一秒,他愣住了,他听出了这话的另一个含义,他转身望了一眼张城,他意识到了什么。

“世界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的,如果你想证明你是对的,那你最好拿出你的行动和理由。你以为你很特殊,其实大家都一样,我们都是平凡的人。”白若溪话锋一转,说:“不对,你的话,的确比我特殊一些,至少这件事你有话语权,而我只是一个研究人员。”

“那马上终止这项研究!”张义呵斥道。

“可以。”白若溪面无表情。

张义瞬间得到他想要的答案,但这并没有让他感到高兴,反而像是被泼了一盆冷水。没错,白若溪的确必须听他的命令,可真的能阻止她研究下去么?这事不是她说了算啊!

“对不起。”

张义放开了白若溪,她只是这局棋的一枚棋子,刚才是张义太冲动了。

“最后温馨提示一下,『双生』一旦被恶人所知,程月会不得安宁,世界也将不得安宁。”

白若溪给张城和张义鞠了躬,离开,房间里只剩下父子二人。

张义沉默了,他的三观被刷新,不仅仅是知识方面,还有他的过去,他所热爱的这个集体,这群人。

“别说话,让我想想。”张义突然说道,实际上并没有人说话。

张城默默地从柜子上拿下来了一瓶红酒,两个酒杯,倒酒,然后独自抽烟。

加上之前的那些,烟灰很快积了半个烟灰缸,张义来回踱步终于忍受不了这烟味,径直走到张城面前,夺过香烟,掐灭。

“抽烟对身体不好。”张义端起酒杯,先干为敬,说:“记不记得小时候我想喝酒,您揍了我一顿。”

张城拿起另一杯酒,细细品尝。

“我把酒杯洗干净放回原位,那次之后您就再也没打过我。”张义说道。

张城笑,张义注视着张城,他的笑容很纯粹,但绝不是回忆起了美好的过去会有的,张义明白父亲的苦衷。

有时候能力并不是一切,在没法确定未来会朝什么方向发展的时候,最好的办法就是相信一个能够在关键时刻做出正确选择的人。

张义遇上程月,程月的秘密被张家知道了,程芯费尽心思希望张义靠近程月,张家不知为何也这么认为。虽然中间可能会有很多利益关系,但所有的事情都指向了张义。

张义有理由相信一个天才少女的判断,相信一个多年默默在乎他的亲人的判断,还有他自己的判断,至少在白若溪最后说的情况发生之前,他必须做些什么,去保护这个无辜而简单的女孩,既然叫“张义”,那就得对得起这个名字。

“爸,我答应您,我要证明您和家族里其他人都是错的。”

“你还真是特立独行。”张城把剩下的酒一饮而尽。

虽然没有得到父亲直接的肯定,但张义知道这事现在他说了算,那么就索性干脆一点,他说:“我有一个条件。”

“你说。”张城的手朝酒瓶伸去。

“如果我成功,我会征求程月的意见,讨论出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如果失败,能不能别伤害程月,就当这件事从来没有过。”张义觉得这话有些不妥,解释道:“至少在这之前让我做些什么。”

张城放下酒瓶和酒杯,望了张义许久,说:“我答应你,不过你一定要成功。”

“好。”

两人和睦地……

“滚蛋!”张城突然骂道:“百年佳酿给你尝了一口就行了,还想喝?”说罢,张城没收了张义的酒杯,并且抛出一句熟悉的话:“洗杯子去!”

标签: 暂无

非特殊说明,本博所有文章均为博主原创。


唉呀 ~ 仅有一条评论


  1. icy2003
    icy2003 博主 2020-08-24 18:50:14

    彩蛋:『赋予』是流放之路里的一个辅助技能宝石,效果是提升主动技能宝石的等级,实际上术式的连接灵感来源于流放之路,而用秘能值解锁术式的灵感来源于 minecraft 的“更多实用设备 2”模组的 GP 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