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台管理系统开发日志[置顶]

基于 Yii2 和 Layui 个人开发的后台管理系统

程序 2021-02-01 13:10:43 1836 7条

vscode 常用的文件变量

  • $ {workspaceFolder} -在VS Code中打开的文件夹的路径
  • $ {workspaceFolderBasename} -在VS Code中打开的文件夹名称,不带任何斜杠(/)
  • $ {file} -当前打开的文件
  • $ {relativeFile} -当前相对于打开的文件workspaceFolder
  • $ {relativeFileDirname} -当前打开的文件相对于的目录名workspaceFolder
  • $ {fileBasename} -当前打开的文件的基本名称
  • $ {fileBasenameNoExtension} -当前打开的文件的基本名称,没有文件扩展名
  • $ {fileDirname} -当前打开的文件的目录名
  • $ {fileExtname} -当前打开的文件的扩展名
  • $ {cwd} -启动时任务运行器的当前工作目录
  • $ {lineNumber} -活动文件中当前选择的行号
  • $ {selectedText} -活动文件中的当前选定文本
  • $ {execPath} -正在运行的VS Code可执行文件的路径
  • $ {defaultBuildTask} -默认构建任务的名称
程序 2021-07-06 19:36:40 1312 1条

后台管理系统开发日志(2021-03-17)

更新内容:自己写的上传列表改成 pluploadQueue 的

程序 2021-03-17 00:12:55 1610 1条

后台管理系统开发日志(2021-02-03)

云盘小更新

程序 2021-02-03 16:42:44 1594 0条

最后致意:九、魔鬼之足 上

在记录我和我的知心老友歇洛克·福尔摩斯一起遭遇的一桩桩奇怪的经历和有趣往事的过程中,由于他自己不愿公诸于众而往往使我感到为难。他性情郁闷,不爱俗套,厌恶人们的一切赞扬。一旦案件胜利结束,最使他感到好笑的就是把破案的报告交给官方人员,假装一副笑脸去倾听那套文不对题的齐声祝贺。就我的朋友而言,态度确实如此。当然,也并非没有一些有趣的材料促使我在以后几年里把极少数几件案情公开发表。我曾参加过他的几次冒险事件,这是我特有的条件,从而也就需要我慎重考虑,保持缄默。

这是上星期二的事情,我十分意外地收到福尔摩斯的一封电报——只要有地方打电报,从来不曾见他写过信——电文如下:为何不将我所承办的最奇特的科尼什恐怖事件告诉读者。

我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一阵回忆往昔的思绪使他重新想起了这桩事,或者是一种什么样的奇怪念头促使他要我叙述此事。在他也许会发来另一封取消这一要求的电报之前,我赶紧翻出笔记。笔记上的记载提供了案件的确切内容,在此谨向读者披露如下。

那是一八九七年春。福尔摩斯日夜操劳,他那铁打的身体渐渐有些支持不住,又加上他自己平时不够注意,健康情况开始恶化。那年三月,住在哈利街的穆尔·阿加医生——关于把他介绍给福尔摩斯的戏剧性情节当改日再谈——明确命令我们这位私家侦探放下他的所有案件,彻底休息,如果他不想完全垮掉的话。他一心扑在工作上,丝毫不考虑自己的健康状况。不过,他怕以后长岂不能工作,终于听从劝告,决心变变环境,换换空气。于是,就在那年初春,我们一起来到科尼什半岛尽头、波尔都海湾附近的一所小别墅里住着。

这个奇妙的地方,特别能适应我的病人的恶劣心情。我们这座刷过白粉的住宅坐落在一处绿草如茵的海岬上。从窗口往下望去,可以看见整个芒茨湾的险要的半圆形地势。这里是海船经常失事的地方,四周都是黝黑的悬崖和被海浪扑打的礁石,无数海员葬身于此。每当北风吹起,海湾平静而隐蔽,招引着遭受风浪颠簸的船只前来停歇避风。

然后突然风向猛转,西南风猛烈袭来,拖曳着的铁锚,背风的海岸,都在滔滔白浪中作最后挣扎。聪明的海员是会远远离开这个凶险的地方的。

在陆地上,我们的周围和海上一样阴沉。这一带是连绵起伏的沼泽地,孤寂阴暗,偶尔出现一个教堂的钟楼,表明这是一处古老乡村的遗址。在这些沼泽地上,到处是早已淹没消失的...

福尔摩斯探案 2021-01-06 11:56:10 1541 0条

最后致意:八、弗朗西丝·卡法克斯女士的失踪

“为什么是土耳其式的?"歇洛克·福尔摩斯问道,眼睛盯着我的靴子。这时我正躺在一把藤靠背椅上,伸出去的两只脚引起了他的极大注意。

“英国式的,"我有点惊奇地回答说,“在牛津大街拉梯默鞋店买的。”

福尔摩斯微笑着显出不耐烦的神情。

“澡堂!"他说,“澡堂!为什么去洗使人松弛而费钱的土耳其浴,而不洗个本国式的澡提提精神呢?”

“因为这几天我的风湿病犯了,感到衰老了。土耳其浴是我们所说的一种可取的疗法,一个新的起点,躯体的一种清洁剂。”

“唉,对了,福尔摩斯,"我接着说,“我不怀疑,对于周密的头脑来说,靴子和土耳其浴之间的关系是不言自明的。不过,要是你能说清楚,我将十分感激。”

“这番道理并不太深奥,华生,"福尔摩斯说,顽皮地眨一眨眼。"我要用的还是那一套推论法。我来问你,你今天早上坐车回来,有谁和你同车。”

“我并不认为一种新颖的例证就是一种解释,"我带点挖苦地说。

“好啊,华生!好一个庄严而合理的抗议。我来看,问题在哪里呢?把最后的拿到最前来说吧——马车。你看,你的左衣袖上和肩上溅有泥浆。如果你坐在车子的当中,就不会有泥浆了。如果你坐在车子当中,要有泥浆当然是两边都会有。所以,你是坐在车子的一边,这很清楚。你有同伴,这同样也很清楚。”

“这很明显。”

“平淡无奇,是不是?”

“但是靴子和洗澡?”

“同样简单。你穿靴子有你自己的习惯穿法。我现在看到的是,靴子系的是双结,打得很仔细,这不是你平时的系法。你脱过靴子。是谁系的呢?鞋匠——要不就是澡堂的男仆。不可能是鞋匠,因为你的靴子差不多是新的。喔,还有什么呢?洗澡。太荒唐了,是不是?但是,总之洗土耳其浴是有目的的。”

“什么目的?”

“你说你已经洗过土耳其澡,因为你要换换洗法。我建议你洗一个吧。我亲爱的华生,去一趟洛桑怎么样?头等车票,一切开销都会是有气派的。”

“好!但是,为什么呢?”

福尔摩斯靠回安乐椅里,从口袋中取出笔记本。

“世界上最危险的一种人,"他说,“就是漂泊孤独的女人。她本身无害,而且往往是很有用的人,但却总是引起别人犯罪的因素。她无依无靠,到处为家。她有足够的钱...

福尔摩斯探案 2021-01-02 09:54:19 988 0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