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我有个朋友,荣耀玩的特别好,后来,他死了。
程月的追忆之旅

9. 秘术被动

16487-tgshfndzerc.png

配图变诡异了呢~


“太阳当空照,花儿对我笑,小鸟说……”

“兔宝宝你别唱了,你看蒋婷都变鸵鸟了,别欺负你室友们的老实!”

“那你们还不赶紧起床,嫌我吵就赶紧起床嘛,今天可是有重要事情呢。”

程月放下梳子,对镜子前一只可爱的毛毛虫发卡吐了个舌头,边刷牙边哼歌。

“啊!”

苏小雨绝望地嚎了一声,用被子蒙住脑袋,透过气孔咬牙切齿地瞪着程月。

程月后背莫名发凉,她偷偷往回瞄了一眼,看见黑乎乎的被窝里一对发光的眼睛正暗中观察,于是她赶紧闭嘴。

苏小雨拖着疲惫的眼皮探了个头,结果她困得脑袋来了个蜻蜓点水,突然被窝里伸出一只手,只见那只手向闹钟伸去,在闹钟刚响的瞬间,苏小雨按掉了闹钟,然后钻回被窝,这一幕把程月逗笑了。

苏小雨赖床不是一天两天了,程月怎么也想不到她居然能懒出新高度,于是叹了口气,喃喃自语道:“婷婷本来很勤奋的,都怪她听了谁的科普……赖床的十大好处,现在都不早起了,还好我机智,不会轻易上当,啦啦啦……”

程月没有直接点名苏小雨,她在试探,在“啦啦”两声后不见苏小雨有什么反应,她渐渐提高音量。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俗话说,忍无可忍,无需再忍,苏小雨从床上蹦了起来,正要发飙。

“噗。”

程月吹破了个泡泡,牙膏沫掉在水池里,一双大眼睛呆萌地望向苏小雨,苏小雨“脆弱”的心被萌化了,无奈之下,她狠狠挠着乱糟糟的头发,哀嚎着一头栽进枕头里。

“小ubr雨,我)跟你。!68说,你on37乱嚎吵到%!到婷婷了!35、”程月一边刷牙一边说话。

苏小雨无语了,天底下竟然会有如此不要脸的人!她恨不得程月是故意的,这样就可以顺理成章一巴掌呼过去。可是,苏小雨回想起音乐比赛那天的场景……这傻瓜可能还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吧!何况张义的联系方式还是她弄来的。对于程月卖萌反咬一口的操作,苏小雨能说什么?

“月月,其实...

幻月 2020-05-07 15:56:09 90 0条

8. 『双生』

“时光腐朽了记忆,那血红的魔盒,名为灾难,又叫希望。”


85585-2vbeax72alb.png

帝城大厦 56 层。

“少爷,老爷在里面等您呢。”

“好的,张叔您先下去吧。”

张义站在门口,几次想敲门却始终没下得去手。

昨天音乐比赛里程月的魔鬼嗓音引来一系列的连锁反应,从公众质疑张家的公正性和权威性,到张义给程月道歉,最终话题指向了张义预定继承人和传闻女友上。

一夜之间舆论传遍青鱼城,张家内部第一时间召开紧急会议。赛后张义一直在整理材料,直到早上才知道这些,但是到了晚上,张义才被叫去父亲的书房。

“进来吧。”

张义推开半掩的门,见张城背对张义坐在落地窗前,香烟袅袅,深邃的夜将一张沧桑的脸映在玻璃窗上,书房里旧时代的艺术品琳琅满目,张城一身干净发皱的西装显得有些落寞。

“我……”

“情况我都知道了。”

“对不起。”

“不关你的事,是小妹安排的,她这会儿应该在房间里反省吧。”

“小妹?”虽然程芯已经解释过是张媛媛,但张义一直都是怀疑态度,当时说“相信”只是为了糊弄。

“她不是和程月一个班么?今天找你来不是为了这个事。”

“是程芯……”张义想解释,却被张城挥手打断。

张城转过身,注视张义的双眼,过了好一会儿,他掐灭香烟,严肃地问道:“你喜欢她么?”

“程月?”这个“她”指的当然是程月,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这问题,是试探还是别的含义?

“对,你觉得她怎么样?”张城紧皱的眉头舒展开来,气氛变得没那么凝重。

“她长得还行,倒是符合老爸您的要求……”张义说道。

“那你自己怎么想呢?”

张义想起了程月替苏小雨问他号码的场景,说道:“虽然了解不多,但感觉比那些贵族好多了,如果父亲您不反对,我可以接受。”

张城身子突然前倾,胡子扬起,顿时气氛再次反转,张城唾沫星子直飞,骂道:“你要,别...

幻月 2020-04-20 22:32:00 112 0条

7. 死亡颂唱者

55407-qua6wl6av5.png

“We were both young when I first saw you……”


“准备好了么?”

“放心吧,三小姐,别人称我为百万调音师是有原因的!我既然可以拯救音乐白痴,也能反过来,管她是什么来历,在我的手里肯定遗臭万年,而且毫无 PS 痕迹!”

“嗯……这我信,但听你这么说,我有想把你辞了的冲动。”

调音师立刻明白他刚才给自己挖了个坑又跳了下去,连忙解释道:“我不是……”

“我懂的,你加油。”张媛媛说罢,往后台走去。


“接下来出场的是来自幻灵学院一年四班的程月同学,她带来的曲目是“love story”,这是一首改编自罗密欧与朱丽叶 good ending 的故事,欢迎程月同学上场!”

主持人介绍完,全场响起了热烈的欢呼。苏小雨对程月的公主裙很满意,这音乐、背景故事和装扮搭配程月天生的外貌气质,豪华程度碾压前面的选手好几条街!看看这周围观众的反应,程月这还没开唱,一个个就已经陶醉起来,虽然有人跟那个周什么的一样言辞粗鄙,但这就是变相的夸赞啊!

张媛媛有点不放心,回到调音师旁,调音师感觉到一股腹黑的力量在蔓延,他竖起耳朵,就听见张媛媛在那自言自语,她说:“叫你军训那天让我挨骂!这回就让你在大家面前抬不起头!”

调音师紧张,程月更紧张,但是为了电话号码,程月不得不努力一把,她脑子里只有一个声音:“冲...

幻月 2020-04-17 22:47:18 138 0条

6. 雨飞黑鹰

黑鹰掠过青鱼城上空,飞向北面群山,消失在绵绵细雨中。

20426-9amuz7zm1tb.png

青鱼城是沿海的靠山城市,东面湿热的海风顺着附近的山峰往上爬,水汽凝结到一定程度便是细雨。雨水滋润了一片繁茂的树林,穿过树林来到群山外围,有一条直通海洋的河,暖气流被复杂的山地挡在河对岸,于是就有了河两岸一边晴一边雨的神奇景象。

树林外,有个旅人倚靠在一根爬满了蕨类植物的圆木上,灰色的连衣帽自然滑落,露出金黄色的卷发和一张精致的脸庞,这位美丽的少女神情安逸,慵懒地享受这久违的阳光。

前往青鱼城的途中,她脱掉脏旧的外套,整个人的气质焕然一新,可她表情逐渐凝重,在一块石头前,她停下脚步,深吸一口气,再次迈出一步,印记不出所料地立刻发出收到消息的提示音,她进入了青鱼城信号场。

她冷静地阅读完消息,内容是她意料之中却又不想看到的,她新建了一条信息,还没写几个字,一通语音就打了过来。

“黑鹰。”看到号码,她平静地说。

“她让你执行了什么任务?”是一个用电音说话的男人。

“就让我去了一趟灵山附近的几个村子,没有交代具体任务。”

“哦……”男人停顿一会儿,突然笑起来,说:“我错怪你了。”她克制住内心的不安,咬牙等待,就听对方说:“人嘛,最重要的就是信任,我相信你一定不会让我失望的!”

“我会继续待在她身边跟您汇报。”她颤抖的手捂住起伏的胸口,强忍着保持镇静说道。

“不必了,现在起停止一切之前的任务,她不是想象中那么好对付,从现在起,你的新任务就是好好待在她身边,有事我会找你。”男人说完便挂了语音。

只是一通语音,却让她累得瘫坐在路边,她有点恍惚,眼神里有不甘,有愤怒,还有难过,但很快一条新的提示响起,是一条语音留言。

“欢迎回家,菲菲,在实验室等我,忙完我就去找你。”


程芯混进音乐比赛后台的第一件事不是找姐姐,而是找这里的负责人张义。

如果猜得没错的话,姐姐那身打扮一定会吸引工作人员的注意,传到张义...

幻月 2020-04-10 19:31:12 119 0条

5. 白兔和黑客

新建位图图像.png

“送什么礼物好呢?”

张家是青鱼城里最大的家族,肯定是要什么有什么,用钱堆起来的东西张义肯定瞧不上,太贵重的程月负担不起,她唯一的优势就是妹妹程芯,总不能拿科学发明当礼物送过去吧,那根本体现不出她的一片心意。

要有一些特殊含义的?程月翻遍了宿舍都没找到什么灵感,正惆怅的时候,她想起了一个东西。

程月把脖子上的玉坠子取下来,她想到的正是这块玉坠,这月牙玉坠,它致密细腻,半透明中带着三分温润七分冰冷,如冰似水透着朦胧的含蓄之美。

当初程月冲昏了头脑还想把玉坠当吃饭的抵押,现在想想就觉得蠢透了。虽然她不清楚玉坠的来历,但如果它的确有特殊意义,就不能草率地送出去,倒是可以做个月牙形状的挂饰送给张义。

程月找来了干净的纯白布料,一块小鹅卵石和若干碎布做填充物,并从书架的小香盒取了几颗香豆混入其中,这种香豆在商店很容易就能买到,味道清香持久,起初她买来是做空气清新用的。

程月独自一人在宿舍三两下就把小挂饰给缝好了,用剩下多余的线补个笑脸上去,之后程月欣赏了一番,总觉得哪里有点奇怪,但无所谓了,现在还需要制作礼盒就完成了。

不知不觉一上午时间过去,苏小雨和蒋婷在嬉笑声中破门而入。

“兔宝宝,你干嘛呢?”苏小雨蹦跳着扑到程月身后。

“做礼盒。”程月简单地回答道。

“送给谁的啊?”苏小雨坏坏的嘴脸却正常地说道。

不等程月回答,苏小雨瞧准时机,趁程月没有防备伸手便向礼盒抓去,程月反应倒也快,迅速抱住礼盒,连同苏小雨的手一起夹在胸前。

“哎!你弄疼我了。”苏小雨委屈地嚷嚷道。

“对不起对不起。”程月放开苏小雨,苏小雨把手抽出去,顺手牵走了礼盒。

“还没弄好呢!”

程月并不慌,月牙挂饰早就被她放别处去了。苏小雨拿到空空的礼盒显得有些失落。

诡计没得逞,苏小雨开始话痨起来,试图用快速说话的方式逼程月来不及思考,从而套出些话来:“怎么?偷偷有了心上人了?是谁?难不成是那个...

幻月 2020-04-07 13:21:11 145 0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