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 死亡颂唱者

icy2003 幻月 2020-04-17 22:47:18 189 1条

55407-qua6wl6av5.png

“We were both young when I first saw you……”


“准备好了么?”

“放心吧,三小姐,别人称我为百万调音师是有原因的!我既然可以拯救音乐白痴,也能反过来,管她是什么来历,在我的手里肯定遗臭万年,而且毫无 PS 痕迹!”

“嗯……这我信,听你这么说,我有想把你辞了的冲动。”

调音师立刻明白他刚才给自己挖了个坑又跳了下去,连忙解释道:“我不是……”

“我懂的,你加油。”张媛媛说罢,往后台走去。


“接下来出场的是来自幻灵学院一年四班的程月同学,她带来的曲目是“love story”,这是一首改编自罗密欧与朱丽叶 good ending 的故事,欢迎程月同学上场!”

主持人介绍完,全场响起了热烈的欢呼。苏小雨对程月的公主裙很满意,这音乐、背景故事和装扮搭配程月天生的外貌气质,豪华程度碾压前面的选手好几条街!看看这周围观众的反应,程月这还没开唱,一个个就已经陶醉起来,虽然有人跟那个周什么的一样言辞粗鄙,但这就是变相的夸赞啊!

张媛媛有点不放心,回到调音师旁,调音师感觉到一股腹黑的力量在蔓延,他竖起耳朵,就听见张媛媛在那自言自语,她说:“叫你军训那天让我挨骂!这回就让你在大家面前抬不起头!”

调音师紧张,程月更紧张,为了电话号码,程月不得不努力一把,她脑子里只有一个声音:“冲冲冲!”

程月吭了一声,跟随音乐唱道:“+=oj@iwj?/-sur”

观众们傻眼了。

苏小雨傻眼了。

调音师傻眼了。

程芯噗嗤笑了出来。

调音师愣愣地转向张媛媛问道:“三小姐,还需要我调……么?”

张媛媛扶额,回答道:“不用了,你,你下去吧……”

调音师有点懵,弱弱地问道:“我下去哪里?”

张媛媛心情转忧为喜,并不理会调音师的咬文嚼字,步伐轻盈出去围观了。

周可可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掏了掏耳朵,下一秒,观众们炸开了。

“唱的什么啊!”

“天使的面貌,魔鬼的声音啊!”

“哇!她是谁啊!”

“给我下去!”

“友军,别开腔!”

俗话说得好,“有些人一旦唱起歌来,这首歌就只有 ta 会唱了”,程月正沉浸在她自己的音乐世界里。

观众有坐不住的,直接矿泉水瓶伺候,程月脑袋上挨了一下,这才发现台下的骚动,她的歌声逐渐停下来。

程芯本想看一出好戏,怎料有人扔瓶子,她坐不住了,目光在人群中搜索,终于把丢瓶子的那人找到了。周可可时刻留意程芯的举动,从程芯那看透一切的表情和程月这意外的演唱,周可可断定一定有什么事情即将发生,她看向了程芯瞄的方向,那个丢矿泉水瓶的人莫名其妙被空气敲了一下脑袋,气得他把仇恨从程月转到旁边的哥们,并和对方打了起来,程芯远远看那人被揍一拳后,心里舒坦多了。

而程月呢?面对骚动的人群,她脑海里突然莫名浮现出一段回忆:


“姐姐你的声音真好听。”

“是么?那以后姐姐都唱歌陪你睡觉好么?”

“好啊!可是要是被妈妈发现了,她一定会欺负姐姐的!”

“好吧,那我录个音,这样以后姐姐就可以天天陪你了。”

“嗯!姐姐……”小程芯想鼓掌,小程月“嘘”了一声,刚才并没有什么动静,可小程芯露出难过的表情。

“怎么了,芯。”

“今晚姐姐能不能别走,我明天跟妈妈去说,让姐姐跟我一起睡。”

“这……”

“好不好嘛,姐姐你一个人在那里一定很害怕吧,我长大后一定要好好照顾姐姐。”

“笨蛋,是姐姐照顾你,你个小鬼头,什么时候轮到你照顾我?哼!”

咕噜噜……

“哎?刚吃完饭我怎么又饿了,不对,姐姐是不是你饿了?”

“没,没事,我……”

“你等我一下,我特地给你藏了饼干,好吧,其实是给我自己藏的,勉为其难分你一点好了。”

“我不饿。”

咕噜噜……

小程月接过饼干,迅速啃了起来,像一只饿坏了的土拨鼠,小程芯见姐姐这副模样有点心疼。

“姐姐,要不我们离家出走吧,妈妈对你那么不好,爸爸整天忙工作不管我们,还是以前的妈妈好,呜呜呜……”

“芯,不哭,姐姐没事,你能去那么好的学校,姐姐这点苦没什么。”

“我不哭,可是,姐姐……我想妈妈,我不喜欢这个妈妈,我想以前的妈妈……”

“那姐姐唱歌给你听好不好?”

“嗯呢。”


程月不知道为什么脑海里闪过这些画面,也许是观众们的叫骂,也许是回忆里的伤感,程月眼眶里泪珠闪烁。

主持人把程月生硬地赶到一边,抢过她的话筒,向观众挥手致歉道:“大家静一静,最近南街在施工,比赛中设备受到信号干扰出现了一点意外,大家不要激动,比赛待会马上就可以继续了。”主持人转过头假装问了一下程月,程月愣愣地什么都还没做,主持人继续对观众解释道:“程月同学因为身体不适需要休息,我们先请下一位上场,下一位是……”

大家一眼就看得出来,主持人是想把比赛事故嫁祸给有关人士,一句信号干扰怎么可能整出个这样的妖孽,程月就一死亡颂唱者好吧!有些人开始对比赛的规则怀疑,有些人则对主持人把人当傻子的行为表示不满,很快,就在某个角落出现了一致的声音,然后声音逐渐扩散统一。

“程月滚下去!”

“程月滚下去!”

“程月滚下去!”

程月再也憋不住了,抹着眼泪失声地跑向后台。

张义听到外面的骚动,打算第一时间找到程月的他径直往观众方向赶去,刚巧遇上迎面而来的程月,正要上去招呼,幕布的阴影中,一个女声叫住张义。

“张义。”

“你谁?”这熟悉的场景让张义警惕四周,确定了是幕布方向,不一会儿,程芯从幕布后走了出来。

“是你,藏得挺好。”程芯出现的方式和那个消失的人如出一辙,张义马上就把二人联系到一起,结果他还没有开始提问,程芯先咬张义一口。

“你的观众素质真差,没想到再次见面是这种情况。”

“果然是你!”

“是我。我告诉过你,等姐姐唱完歌,我就会来找你,你的观众素质真差。”程芯不满地说。

“为什么威胁我?”张义也很不满,巧合的时间,巧合的理由,他有理由怀疑那个电音女声就是程芯,尽管对方已经亲口否认。

“你开什么玩笑,我什么时候威胁过你?这是我最后一次提醒你,你观众素质真差。”

“这算是威胁么?”张义问道。

“本来不是,现在是了。”程芯不想搭理张义这种不负责的人,她望了望姐姐的方向,刚才是她提醒了某个工作人员去前台维持秩序,工作人员见到陌生面孔本想说什么,奈何观众骚动大,这才忽略了她,工作人员一搅和,把张义和程月的路线错开。

张义顺着程芯的目光,看到了沮丧的程月,这才想起刚才的突发事件,观众的问题没法解释,张义现在只能道歉,“对不起……”

“那,你打算怎么处理?”程芯问,眼睛里闪烁光芒。

程芯的表情 180° 转变,让张义有些始料不及。有那么一瞬间,张义觉得这是姐妹俩设计好了的,或者说这就是天才少女的脑回路?或许,如果能好好跟程芯谈话,这件事说不定可以大事化小,小事化无。

“观众的事,我会处理,只希望你不要为难张家。”见程芯无动于衷,张义问:“你觉得呢?”

“简单,你,在台上,向我姐姐说对不起三个字。”

“可以。”

“作为主人没看好自家的狗,我不想管,我还有一个条件。”

“你什么意思?”张义不明白“狗”指代了什么,但从程芯的表情上他知道,这个条件非答应不可,对方肯定有把柄在手,张义问:“什么条件?”

“做我姐男朋友,但不能强迫她,要像别的男生追求女生那样追求姐姐!”

陷阱!这绝对是陷阱!张义已经清楚了全过程:程芯在知道了程月不会唱歌的情况下,先用威胁的方式让自己保障程月顺利在众人面前展露死亡歌喉,观众免不了出现过激行为,于是程芯就有理由提出条件,这一切都是程芯计划好的!不,应该是她们计划好的,说不定程月还是假唱,套路啊!这对姐妹真是太凶险了!

张义对过程的分析没错,就在二人交谈的过程中,程芯的陷阱就已经启动:程芯的情绪发生了两次变化,第一次变化是强调了三次“观众素质”,让张义站在“理亏”的角度去思考整件事的经过,分析利弊,张义很自然就能联系程芯在联盟里的地位并从张家受影响这方面去思考。然后程芯表现出期待,让张义看到了“谈判”的可能,这样程芯就可以进一步去提出更过分的要求。张义可以说已经有了充分的心理准备,但是程芯却不先说条件,而是先丢一个莫名其妙的话出来,所谓的“没看好自家的狗”指的就是带头让程月滚下去的那些人。观众最开始的讨论点是张家,以程月的外在优势来说,并不可能立刻成为集火目标,不用说肯定是张家为了转移话题仇恨起的头。事情发生太突然,张义根本不可能知道这些,程芯是从观众席来的,自然清楚这些,而莫名其妙的话让张义多了不稳定因素,导致张义没法好好判断。程芯后续第二次的情绪转变,让张义的压力瞬间拉满,在这种情况下,张义就不得不答应程芯的条件。整个过程其实就是一位心理学大师的精彩演绎。

张义没有想那么细致,只是隐约察觉到了这些,可是,这么长的铺垫难道只是为了让他做程月的男朋友?换做是其他人,张义有理由相信这点,可程芯是谁啊!“天才少女”的称号还有联盟中的荣誉声望都是虚的,她那碾压联盟的科技实力才是她真正的资本,说是碰瓷,格局就太小了。

“我能问一句么?”

“你可以问,我不一定答。”

“为什么找上张家?以你的情况根本没有必要让程月这样。”

程芯毫不犹豫地说道:“原因我不能说,而且我很好奇姐姐唱歌水平进步了没。”

“哪怕在众人面前丢脸?”

程芯微笑,给了张义一个特别的眼神,然后就不再理会张义的任何挽留,直接离场。

张义知道程芯一定是在下一盘很大的棋,事情不会就这样简单结束的,但要去猜测一个天才的脑回路,简直是愚蠢至极。目前最优先的事情就是解决眼下的问题。

“程月。”

程月回头看见是张义,顿时眼睛一亮,很快又露出难过的表情。

“很抱歉。”张义拉起程月就要走去舞台。

程月一脸懵逼,连忙往后缩,张义说:“是我们考虑不周全,请接受我的道歉。”

“我……”程月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看张义的样子似乎是要做件不得不答应的事,她放下戒备。

再然后,就是程芯说的,张义公开向程月道歉。

观众傻眼了。

张媛媛傻眼了。

苏小雨也傻眼了。

这……

什么情况!凭什么给唱歌这么难听的人道歉?!

回到后台,程月也傻眼了。

什么情况?

“他为什么跟我说对不起?”

“观众好像并不喜欢我那首歌,看来选错歌了。”

“也不知道能不能问到号码,应该可以吧?他都跟我道歉了!”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

程月心中无数个为什么还没结束,又一串疑问伴随张义的奇怪举动涌上程月心头。

“他要干什么?干嘛抓着我肩膀?”

“小雨这给我选的衣服好难受啊。”

“他抓疼我了,可是不能动啊,万一衣服掉下来了怎么办?”

“他这么瞪着我,是要跟我说什么重要的话么?”

“我是不是可以趁机问他要号码?”

“可是这样会不会不太好?”

“他到底为什么跟我说对不起啊!”

面对不知如何是好的程月,张义安心了许多,他想“这件事大概能顺利解决吧”,倒是为难了程月,她紧张得快要窒息了。

“现在,感觉好些了么?”张义问。

“啊?”哪里好了,都,都快呼吸不了了啊……

“嗯?”张义纳闷了。

二人就这样静静地对望,目光接触是很神奇的东西,第一次这么近的距离看张义,程月觉得他并不是那么遥不可及,他完全没有贵族少爷会有的不可平易近人。

张义站的位置很微妙,很靠近程月,却给程月在心理上足够的安全空间,只要张义再继续往前一寸,程月就会感到越界不舒坦。张义一直保持这样的距离,使得程月的情绪在某个临界点不断徘徊,她自己都没注意到,这种感觉竟然让她有些着迷,甚至忘记张义还抓着她的肩膀。

直到程月的手臂麻了,她这才对张义说:“你的手……”

“对不起。”张义松开。

“没关系,你都说那么多对不起,我都糊涂了。”程月低下头,看不见张义的眼睛,她很快就想起了任务,可是要怎么开口呢?等张义问要什么补偿?一般来说会有这个环节的吧?这样计划就成功了!程月心想。

“你要什么补偿尽管说,我能力范围内可以答应你。”

“真的?”果然猜对了,真是小机灵鬼,程月佩服自己。

“真的。”看来她已经没事了,张义这样想。

“你的真实号码。”

“嗯?”

“那天你给小雨,哦苏小雨的号码……”程月稍微给了提示。

“哦,为了不让别人找到我,我隔三差五就会换号,你拿去吧。”张义给程月发送了一条消息。

“这个是?”上面是两个号码。

“你要保密,第一个号码现在只有你知道。”

“只有我……”程月的心怦怦直跳,脑子里又胡思乱想:“第一个只给我,就是说第二个是给小雨的,那第一个特地给我是喜欢……”

程月憋红了脸,跌跌撞撞就跑了,路上撞倒了个工作人员,工作人员本想叫住程月,但她早没影了。


“小雨,当时我看大家那么激动,我以为搞砸了,心里真的好难过,幸好还是拿到了号码!”

“所以,你不知道观众为什么起哄?”

“为什么?嗯……管他呢!”程月此时眼睛已经笑得眯成了一条线。

上一篇 06. 雨飞黑鹰
下一篇 08. 『幻月』
标签: 暂无

非特殊说明,本博所有文章均为博主原创。


唉呀 ~ 仅有一条评论


  1. icy2003
    icy2003 博主 2020-08-24 18:46:12

    坑:程月离开时撞倒的工作人员会叫住她实际上有特殊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