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 雨飞黑鹰

icy2003 幻月 2020-04-10 19:31:12 209 1条

20426-9amuz7zm1tb.png

黑鹰掠过青鱼城上空,飞向北面群山,消失在绵绵细雨中。

青鱼城是沿海的靠山城市,东面湿热的海风顺着附近的山峰往上爬,水汽凝结到一定程度便是细雨。雨水滋润了一片繁茂的树林,穿过树林来到群山外围,有一条直通海洋的河,暖气流被复杂的山地挡在河对岸,于是就有了河两岸一边晴一边雨的神奇景象。

树林外,有个旅人倚靠在一根爬满了蕨类植物的圆木上,灰色的连衣帽自然滑落,露出金黄色的卷发和一张精致的脸庞,美丽的少女神情安逸,慵懒地享受久违的阳光。

前往青鱼城的途中,她脱掉脏旧的外套,整个人的气质焕然一新,可表情逐渐凝重,她在一块石头前,停下脚步,深吸一口气,再次迈出一步,印记不出所料地立刻发出收到消息的提示音,她进入了青鱼城信号场。

冷静地阅读完消息,内容是意料之中却又不想看到的,她新建了一条信息,还没写几个字,一通语音就打了过来。

“黑鹰。”看到号码,她平静地说。

“她让你执行了什么任务?”是一个用电音说话的男人。

“就让我去了一趟灵山附近的几个村子,没有交代具体任务。”

“哦……”男人停顿一会儿,突然笑起来,说:“我错怪你了。”她克制住内心的不安,咬牙等待,就听对方说:“人嘛,最重要的就是信任,我相信你一定不会让我失望的!”

“我会继续待在她身边跟您汇报。”她颤抖的手捂住起伏的胸口,强忍着保持镇静说道。

“不必了,现在起停止一切之前的任务,她不是想象中那么好对付,从现在起,你的新任务就是好好待在她身边,有事我会找你。”男人说完便挂了语音。

只是一通语音,却让她累得瘫坐在路边,她有点恍惚,眼神里有不甘,有愤怒,还有难过,很快一条新的提示响起,是一条语音留言。

“欢迎回家,菲菲,在实验室等我,忙完我就去找你。”


程芯混进音乐比赛后台的第一件事不是找姐姐,而是找这里的负责人张义。

如果猜得没错的话,姐姐那身打扮一定会吸引工作人员的注意,传到张义那里是迟早的事。虽然不知道姐姐为什么会参加这个从各方面说都不适合她的比赛,但目前要做的就是,在张义阻止姐姐比赛之前,让姐姐顺利上台并且唱歌。

正这时,程芯收到了来自实验室的信息推送:“邹语菲已经进入青鱼城”。程芯立刻给菲菲发起了语音,结果却是占线,于是她只好留言。

程月的打扮的确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大家注意到她并不是因为她打扮得多么漂亮,而是因为她是新面孔,加上程月糊里糊涂乱跑,很快就有工作人员跑去找张义反馈情况了。

“她来这种比赛干什么?”原则上这次的音乐比赛欢迎任何人报名,但比赛的宗旨是音系秘术师的交流,其他人顶多就是当普通的音乐活动看待,张义多少了解程月的情况,她绝不可能是音系秘术师,所以才会发出这样的疑问。

张义把比赛的准备工作交给一个老员工,正要跟去找程月时,一通语音打了进来。

张义起初并不在意,毕竟现在有更重要的事,语音时断时续有节奏地响个不停,像是在表达什么。工作人员头也没回往前带路,到了拐角处,工作人员往后一看,张义不见了。

原来张义在听了几遍后就听出来这断断续续的语音请求是摩斯电码,翻译过来是“die”,也就是“死亡”的意思。

到底是谁那么无聊发这样的威胁语音!张义接通了语音,是一个电音女声。

“别阻止她!”对方语气很强硬。

“你是谁?”张义无视了对方的恐吓,偷偷打开了信号追踪,这程序是赵林给张义装的,赵家擅长的不是秘术,而是联盟科技,除了程芯,青鱼城里科技实力最强的就是赵家了,联盟的很多科技也都是赵家投入研发的。现在只要多拖延一点时间,就一定能把这个恐怖分子给抓住!

“如果你不听劝,张家就是下一个目标。”对方也无视了张义的话。

“你确定要和整个青鱼城作对?”

张义的这番话不是胡说,目前来说,事实上,张赵两家分别代表青鱼城的秘术和科技的最高水平,两家联手,说是整个青鱼城也不为过,两家的关系紧密,一家受威胁,另一家必定出手帮忙。

“我需要试试么?”对方笑了,笑得让人很不舒服。

张义想到了一个人,这个声音显然经过了处理,听声音肯定是听不出是谁,要说能有自信说这种话的,就只有被称为“天才少女”的程芯了。

“你是程芯?”

“呵呵,我不是那种小丫头,后会有期。”对方匆匆挂掉了语音,是心虚?还是别有目的?张义判断不出来,而追踪程序能确定的只有来源方位是东郊。

奇怪的语音,奇怪的要求,令人捉摸不透的目的以及恶毒的威胁,张义不得不把这件事重视起来,他拨打了一通新的电话,还没接通,指路的工作人员终于找到了张义,问他到底要不要去阻止程月上台。

“不必了。”张义回答道。

“可是……”工作人员表示很为难,这事回头要是说起来,他的责任肯定走不了。

“你去查一下是谁把程月放进来的。”张义说。

“是你妹。”一个女声从远处响起,张义摆手示意工作人员回避,便朝通道的另一头望去,只见一人影倚靠在墙边。

“你是谁?怎么骂人?”

“就是你妹张媛媛放人进来的,不信你可以去问。”

“我信。”张义回答道,验证的事可以后面再说,现在需要弄清她是谁,是刚才那通语音的人么?如果用转接的方法的确可以在这里发出东郊过来的声音,重点是她居然如此大胆敢出现在这里!

张义要往前看个究竟,却被对方阻止下来。

“你别过来,这件事之后我自然会去主动找你。”

“哪件事?”张义问道。

“别阻止她参加比赛。”

果然不出张义所料!她就是刚才威胁的人!不管她有什么目的,先抓起来再说!张义偷偷按下特殊的警报按钮,只要再过几分钟,真相就可以大白!现在张义要做的就是拖延时间,等人把她包围。

“你有什么目的。”

“事情结束后,你自然会知道,我想,大概就是明天吧。”

“如果我就是要阻止呢?”

“那我就没办法了。”

“你是在威胁我?”张义回想起刚才那通语音的内容,既然她有这个自信面对张家,并且还出现在这里,那这件事就只能作罢?张义犹豫了,这可不是一件小事,参与比赛的有很多名门望族,如果比赛搞砸,那张家脸面上过不去,甚至可能引发各大家族对张家的信任危机。

“当然不是。”

“这是张家举办的音乐比赛,是为了……”

“为了选出最具音乐天赋的秘术师,每个参赛的不论是从秘术还是从音乐都是经过层层筛选的,就算是你妹妹放她进来的,也不能把这场比赛给搅和了,你想说这些是不是?”她的话一气呵成,完全不像临时猜测的,似乎在这之前她就清楚张义要说什么,只不过在等张义说出来,然后她再抢过话茬,以显示她的高明。

张义望了一眼印记的时间,还有 20 秒左右就会有人把她给抓住,到时候……

“我撤了,我还会找你,我可不想现在被你的手下给抓住。”话音刚落,她就像影子一般没入墙里。

“不可能!”

张义吃惊地向她刚才的位置跑过去,可人早已不见!通道的这一头没有任何可以躲藏的地方,也就是说,她是凭空出现和消失的!

程芯回到人声鼎沸的观众席,比赛已经开始,她并不在意其他人,只要能听到姐姐在比赛舞台开口唱歌,她就心满意足了!

快要到程芯的座位时,程芯看到了沮丧的周可可,她旁边是两个空空的连座,很显然那两个是姐妹二人的。座位的另一头有两个人又蹦跳又欢呼,可乐和爆米花洒了一地,这应该是周可可给她俩买的,但是因为某种原因……

程芯注意到周可可手背的伤痕,还有,那两个人手臂上代表的某个令人讨厌的民间组织的标志性纹身,他们面部肌肉不自然地抽搐,显然是经过激烈运动,嗯,肯定不是欢呼,是一种负面情绪,对,争吵,这么一来的话,应该还有其他人……程芯很快就注意到后排的大叔,他是联盟的保卫队的队长,联盟的勋章被他手臂遮住一半,特殊的材质很容易就能看出来,而周围的人样子看起来十分紧张,说明周围的人肯定是清楚他的身份的,在这种场合人们的注意力都在舞台,意味着之前发生过什么……程芯快速地分析,对她来说这些推理只是一瞬,她立刻明白刚才发生的一切。

周可可为了两个座位,结果被这两个人欺负了,他们甚至对周可可动手动脚,大叔进行了制止,期间他们有过争执,大叔表明了队长的身份,周可可这才得以夺回两个空位。

周可可身体还在不自然地颤抖,这时一只手放到她肩膀上,她猛地抬头,惊喜地发现是程芯!周可可抱住程芯大哭起来。

“程老师!”

“没事了,老师给你出气。”

这话一出,欢呼的两人恶狠狠地看过来,这是赤裸裸的挑衅!周可可被吓得缩到程芯身后,程芯不慌不忙,走向了大叔。

“谢谢你帮助了我学生。”

大叔见到少女说这种话感到莫名其妙,等程芯把一枚星星递过来的时候,大叔终于认出了程芯,这是程芯专属的星星道具,黑色的金属光泽,中间有颗金色的小星星,它一般会被送给对联盟有贡献的人,而且是经过程芯的认可才有这种荣耀,目前拿到星星的人基本上都在联盟里混成了大人物。大叔向程芯敬礼,周围的人都傻了,那两个人也很吃惊,不过依然动摇不了要好好教训一顿这丫头的决定,他们心想。

程芯转向了那两人,一股气势扑面而来,把他们压得莫名怀疑人生冷汗直流。周可可从来没见过程芯这副模样,这一幕把周可可吓得不轻。

“你们两个。”程芯厉声说道。

这两人并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也不知是哪里来的勇气,其中一人吆喝着就是一拳打向了程芯的脸。

大叔知道了程芯的身份,当然不能坐视不管,可是程芯却张手一个“不”的手势,另一只手直接把那人的拳头给挡了下来!

“砰!”这人的拳头强劲气势如虹,结果却被一个看起来柔弱的女生随手一挡就拦了下来!周围的人个个目瞪口呆。

这人表情十分狰狞,此时似乎使出了吃奶的力气,他拳头上的骨头开始扭曲,不是他在用力,而是程芯!

“啊!”那人另一只手握住出拳的那只手的手腕,身子慢慢朝下,原来程芯把那外强中干的大手给掰了下去。程芯不会轻易饶恕他,哪怕他已经不得不跪下,哀嚎声把周围的人都吓傻了,只不过现场那么嘈杂,除了附近的人,其他人根本就没机会看到这出好戏。

“你敢打我学生,信不信我废了你?”程芯凑近那人的耳朵,平静地说。

“你是谁?不不不,姑奶奶饶命。”

“我没有这么老。”说完,只听“嘎吱”一声,那人的手腕脱臼了。

他的同伴以为他只是大意了,急忙就是一拳,程芯放开那只变形的手,侧了个头,轻松躲过他同伴的拳头,反手就是一记上勾拳,他的同伴疼得口水直流,程芯闪开,可是手背还是粘上了一些。

“啊!”程芯像一个小孩子一样惊呼地跑向周可可,语无伦次地说:“好脏啊,天,怎么办……”

周围的人上一秒见到的是惊人怪力和反应迅速的可怕女战神,下一秒就看到人畜无害的小女孩,人生观都要毁了。

周可可被逗笑了,拿出纸巾,帮程芯擦去手背的口水,程芯瞬间恢复正常,转向那两人,傲娇地说:“没什么事的话,你们就快点从我眼前消失吧,我才不想看到你们呢。”

标签: 暂无

非特殊说明,本博所有文章均为博主原创。


唉呀 ~ 仅有一条评论


  1. icy2003
    icy2003 博主 2020-08-24 20:10:15

    细节 & 坑:标题是“雨飞黑鹰”,即雨中飞过的黑鹰,本意只是一个景的描写,实际对应邹语菲和黑鹰两个人,暗示邹语菲的身份是间谍,又从二人的对话可知,邹语菲在程芯身边卧底是被迫的,但……程芯真的不知道邹语菲的身份么?有可能是无间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