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 秘术被动

icy2003 幻月 2020-05-07 15:56:09 163 1条

16487-tgshfndzerc.png

“太阳当空照,花儿对我笑,小鸟说……”

“兔宝宝你别唱了,你看蒋婷都变鸵鸟了,别欺负你室友们的老实!”

“那你们还不赶紧起床,嫌我吵就赶紧起床嘛,今天可是有重要事情呢。”

程月放下梳子,对镜子前一只可爱的毛毛虫发卡吐了个舌头,边刷牙边哼歌。

“啊!”

苏小雨绝望地嚎了一声,用被子蒙住脑袋,透过气孔咬牙切齿地瞪着程月。

程月后背莫名发凉,她偷偷往回瞄了一眼,看见黑乎乎的被窝里一对发光的眼睛正暗中观察,于是她赶紧闭嘴。

苏小雨拖着疲惫的眼皮探了个头,结果她困得脑袋来了个蜻蜓点水。突然,被窝里伸出一只手,只见那只手向闹钟伸去,在闹钟刚响的瞬间,苏小雨按掉了闹钟,然后钻回被窝,这一幕把程月逗笑了。

苏小雨赖床不是一天两天了,程月怎么也想不到她居然能懒出新高度,叹了口气,程月喃喃自语道:“婷婷本来很勤奋的,都怪她听了谁的科普……赖床的十大好处,现在都不早起了,还好我机智,不会轻易上当,啦啦啦……”

程月没有直接点名苏小雨,她在试探,在“啦啦”两声后不见苏小雨有什么反应,她渐渐提高音量。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俗话说,忍无可忍,无需再忍,苏小雨从床上蹦了起来,正要发飙。

“噗。”

程月吹破了个泡泡,牙膏沫掉在水池里,一双大眼睛呆萌地望向苏小雨,苏小雨“脆弱”的心被萌化了,无奈之下,她狠狠挠了两下乱糟糟的头发,哀嚎着一头栽进枕头里。

“小ubr雨,我)跟你。!68说,你on37乱嚎吵到%!到婷婷了!35、”程月一边刷牙一边说话。

苏小雨无语了,天底下竟然会有如此不要脸的人!她恨不得程月是故意的,这样就可以顺理成章一巴掌呼过去。可是,苏小雨回想起音乐比赛那天的场景……这傻瓜可能还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吧!何况张义的联系方式还是她弄来的。对于程月卖萌反咬一口的操作,苏小雨能说什么?

“月月,其实你……”蒋婷睡意全无,伸个懒腰坐起来说。

“你等我一下,我马上就好。”程月戴上耳机,专心刷牙……和哼歌。

“兔宝宝!你以为掩耳盗铃就有用么!!!”

程月此时哪里还听得到,苏小雨快要被气哭了,面对这只单纯的兔子,她责备不下去,于是她抓起床头的白兔布偶丢到对面墙上,钻回满床的布偶堆里。

蒋婷把布偶接住放好,小声对苏小雨喂了两声。苏小雨闻到一股八卦的味道,顿时来了精神。

“小雨,月月不知道她唱歌很……”蒋婷没好意思把实话说出口。

苏小雨以为会听到什么新鲜事呢,此刻有些失落,答道:“哦,我怕她难过,委婉地提了一下,但她没听懂。”

“好吧……要不我……”

“算了!哎,起床!今天要秘术被动测试呢!”

烦躁的苏小雨被子一掀,一地的布偶。她坏心情来得快去得快,对秘术的期待让她瞬间充满活力,嗯……除了蓬松的头发。倒是蒋婷,听到“被动测试”后心事重重。


教室里。

周鹏又开始作妖了,他窜到程月面前,像猴子一样乱蹦,突然一个扑过来的动作,程月被吓得慌如小鹿。

“滚蛋!”

苏小雨恶狠狠朝这猴子挥拳以示警告。

“略略略……”周鹏吐舌嘲讽。

奇怪的是,苏小雨反而得意起来。

感觉不妙的周鹏,一转身就撞上了白舒锐利的目光,他暗骂一声,朝苏小雨比了个“下次一定”的手势后老实坐下。

跟在白舒后的是一个中年大叔,郭清,据他自我介绍,他是学校的秘术研究中心的器材管理员,负责给大家进行被动的测试和激活。

细心的人从这自我介绍就能听出点问题来,蒋婷是知道内幕的,对苏程二人解释道:郭清是器材管理员,讲道理测试工作并不是他,但在他的管理下,器材设备没有出现过一次问题。他性格有些古怪,他的偏执曾经引起不少人的反感,除了工作外,他似乎不在乎任何事情,生活上一塌糊涂,学校为此给他安排了个助手,奇怪的是,学校没有另请老师代替他的工作,家族那边也只是敬而远之。

经蒋婷这么一解释,一个世外高人的形象出现在苏小雨脑海里,什么流程啊,根本没有这种故事来的有趣,现在是自由时间,白舒任由大家讨论,于是二人叽里呱啦你问我答个不停。程月倒是比较关心流程,安安静静坐一旁等待白舒的讲解。

自从上一次惩罚了周鹏等人,这次白舒只是轻轻拍了下桌子,全场安静,她开始讲课。

流程是大家按照座位顺序一个个轮流上台,戴上测试仪,等待片刻,没有任何的华丽特效,在仪器发出“滴”的一声后,由郭清宣布被动名字,测试就算结束。

被动效果说明只有郭清和秘术师本人知道,如果秘术师愿意公开效果,在几天后,就可以在联盟的数据库里找到该效果的说明,否则只会有该被动的名字和秘术师的对应关系。

正常来说并不会有秘术师公开自己的被动效果,毕竟被动可能甚至完全改变秘术原本的面目,如果出现神一样的被动效果,那这个秘术师一定会收到各大家族的橄榄枝。家族被动相对固定,宣布名字的目的就是为了确定新的家族秘术师是否产生新被动,如果有,那这个秘术师和他所在的家族都会成为热门话题。

没有家族背景的秘术师,被动虽然基本随家庭成员,但没人在意他们的被动是什么。所以大多时候,大家在等待期间都做自己的事,这才有白舒维持纪律的必要。

“怎么都一样?”程月自言自语,郭清展示的测试仪很像她曾经在程芯的实验室里戴过的手环。

“什么一样?”苏小雨问道。

“没,没什么。”

程月三人来得比较晚,位置靠后,轮到她们上台还有好一会儿,枯燥无味的流程让程月昏昏欲睡,她不禁陷入一段回忆。


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嗯……故事里一般都会这么描述。

小程月被关在了漆黑的小屋里,微弱的月光透过斜上方仅有的小透气窗照射进来,这给她带来了些许心理上的安慰。

“嘶嘶嘶,嘶嘶嘶……”屋外,奇怪的声响。

这种声音算不上什么美妙,但它却像是有一股魔力,吸引小程月想去看个究竟。气窗太高,她从附近角落搬来了许多箱子,堆成楼梯的形状。怀着期待的心情,她登上了“梯子”。

程月对童年记忆很模糊,有了音乐比赛时回忆里小程芯透露出来的信息,程月可以推测这小木屋是她曾经被关的地方。

从气窗往外看去,皎洁的月光下,庭院内的草木花石错落有致,庭院外围砌有整齐的石墙,石砖表面规则的精致花纹证明这庄园的主人背景很不一般。

“原来我是贵族小姐么?”程月感叹。

石墙通往一处用桃木栅栏围住的区域,横穿院子的鹅卵石小路,延伸到栅栏前就没了,取而代之的是泥土小路,这块区域的另一边,是一片漆黑的树林,刻有“禁止入内”的破旧木牌立在栅栏旁,似乎在暗示树林的危险。

根据程月的“熟悉陌生法则”,她知道自己从来没有去过那片树林。画面中,树林那无尽的黑暗给人压迫的感觉,程月的视线想从树林方向移开,不过剧情的发展并不会按照程月现在的想法来进行,当年的小程月对窗外的世界可是充满好奇的,她目不转睛地盯着那充满未知诱惑的黑暗。

风吹栅栏,发出嘎吱的响声,小程月的注意力回到刚才“嘶嘶嘶”的声音上,几分钟过去,怪声再没出现。

小程月有些累了,她揉了揉眼睛,正准备离开时,一个人影从树林里朝她走来。“走”是小程月的说法,以程月现在的视角看,它更像是飘出来的,毕竟没有谁走路会一点起伏也没有。

出了树林,在栅栏附近时,人影以一种闪烁的方式前进,“嘶嘶嘶”的声音变得急促,这让小程月打起十二分的精神。

月光下,人影走出阴影,小程月看清了它的脸。

惨白的脸庞,脸部各个部位比例很诡异,最引人注目的是它那张超大的嘴!有多大呢?脸部一半以下全是嘴,没有鼻子,眼睛是镂空的。

小程月模仿它张嘴,却始终没法想象它是怎么做到这种表情的,“这样不累么?”小程月完全没有意识到,这嘴已经不是人类能够拥有的尺寸,这脸也根本不能称之为脸。

“是你发出来的声音么?”

“你是怎么做到的?”

“你是来和我玩的么?”

对方并没有搭理小程月,她又问了些问题,比如喜欢的食物,一个人在外面害不害怕之类的。

也许是小程月说话声音太大,惊动了隔壁,灯亮了。

小程月捂嘴屏住呼吸,生怕被发现这边的动静,等她从惊慌中冷静,大嘴人已经不见,她失落地坐下。

灯不久后就关了,小程月也该下去休息了。

“嘶嘶嘶……”

小程月听到响声,立马跳了起来,她往窗外看去,大嘴人果然出现在刚才的位置。

“你好厉害!刚才要不是你躲起来了,妈妈就发现你了!”

话音刚落,大嘴人看了过来。或许是刚才一起经历了一次“躲避”的冒险,小程月从它冰冷呆滞的眼神中感到除了妹妹以外从未有过的温暖。

也许是个不错的朋友呢,小程月心想。

“你是要带我出去么?”

“对不起啊,光顾着跟你说话,我都忘了介绍,我叫程月,你可以叫我小月。”

大嘴人似乎听懂了小程月的话,徘徊在栅栏外,努力地推动栅栏,希望可以进一步靠近。

小程月友好地把手伸出窗外,天真地以为这样就可以够得着大嘴人了,其实两人中间有个十多米的距离。

尝试几轮后,大嘴人情绪再次变得不稳定,闪烁着撞击栅栏,有好几次瞬移差点撞到墙上。

“你别着急,今天是……12,13,嗯,明天就是第 15 天,那个时候我就可以出来了,晚上我再去找你玩!”

就在这时,一道强烈的白光照在大嘴人身上,大嘴人再次消失。

“不要!你别走!你要去哪里!”小程月大喊道。

楼上的灯再次亮起,杂乱的脚步声朝小程月走来,她清楚这意味着什么,她咬着嘴唇,紧紧抱住自己,指尖不小心碰到手臂上的伤,疼痛和饥饿让她感觉天旋地转,在屋门被打开的一瞬间,她惊恐地转身,失去知觉重重地摔在了纸箱堆里。

小程月转身前一秒,程月注意到逆着光出现了四个人影:一个拿镰刀,一个拿灯笼,还有一个扛了一袋东西,还有一个……


“喂,喂!程月!醒醒!”

同学们全都围在程月身边,他们表情有疑惑的,有惊讶的,白舒表情严肃,苏小雨则十分焦急。

“你刚才真是把我吓坏了!”苏小雨捏把汗说道。

梦境和现实交织在一起,一阵反胃的感觉涌上程月的喉咙,她一个踉跄差点摔倒,还好有白舒及时扶住。

“要不你先休息一下?”白舒问道。

程月望了一眼台下,有个显眼的家伙引起了她的注意,是那个周鹏,他跟其他同学不一样,他似乎挺激动的。不过有白舒和苏小雨在场,这家伙上不了天。

“我没事。”程月回道,她下意识摸着手臂,隐隐感觉有一股火辣的疼痛。

“手给我。”郭清说,程月这才明白那都是梦境或回忆,现在还有正事要办。

郭清的没精打采写在脸上,他不修边幅,一点也不像一个老师该有的样子。程月犹犹豫豫,大概是有点嫌弃他把手环戴在她手上。倒是郭清,他端详程月后眼前一亮,神神秘秘凑过来说:“你有什么问题可以随时来找我。”

“嗯。”

郭清见程月没有在意他的话,又强调了一遍,说:“我们不久后就会再见的。”

程月感觉莫名其妙,但出于礼貌,她还是说了声“谢谢”。

“被动是『延续』。”郭清大声宣布道。

程月点开印记面板,上面有『延续』的说明。

『延续』:秘术持续时间延长,使用相同的秘术会使得这个时间加倍。

苏小雨是先于程月进行测试的,因为程月刚才的“梦游”,苏小雨的并没有对她的被动发表看法,程月测试结束回到座位,苏小雨立马抱怨起来,说:“太惨了,我的被动变异了,而且变坏了!”苏小雨撸起袖子把印记展示给程月。

『冲动』:秘术可以立刻结束,同时增强效果,增强幅度和剩余时间成正比。

“我本来已经决定学习植物系秘术,结果偏偏来了这么个被动!植物系没指望了!”

“不至于吧。”程月说。

“植物系偏向于防御和控制,一个减少持续时间的被动有什么用?植物系的秘术本身威力不大!而那些威力大的秘术基本都是瞬发的!”

“要那么大威力干嘛?咱们又不是要去打架。”

“所以我才选植物系秘术的嘛。”苏小雨狡辩道,以她的性格,学了点本事肯定去翻天了。

“我的要是给你就好了!”

的确如此,植物系配合『延续』,有可能改变植物系整个体系!这倒是便宜了程月,苏小雨看过后更失落了。

“我觉得吧,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说不定……”

“说什么不定啊!我真嫉妒你!”

“小雨……”

两人说得正嗨的时候,白舒突然说道:“请周鹏……”

“跟我毛线关系啊!是她刚才纠缠我的!”周鹏一改刚才激动的样子,指向程月说道。程月惊呆了,纠缠?自己什么时候做过这种事?

苏小雨一个抹脖子的动作威胁周鹏,这时白舒继续说:“……后面的程月和苏小雨到外面站好,我的课不准交头接耳!”

周鹏不乐意了,吐槽道:“老师你把话一次性说完啊!”

“周鹏也一起去。”白舒微微一笑,像是在说:“叫你顶嘴。”

周鹏无语了,路过程月身边的时候对程月悄悄说:“回头我一定找姓张的算账!”

“周鹏……”白舒提高嗓门,周鹏立马以“滚”的姿势滚出教室。

苏小雨看热闹不嫌事大,正嘲笑呢,白舒杀气腾腾走向二人,苏小雨连忙拉着程月一起溜了。

教室外,苏小雨和周鹏保持距离。

“小雨,他什么意思啊?”程月不明白“姓张的”指的是谁,张义学长?可跟她们有什么关系?苏小雨正要编个理由糊弄过去,周鹏远远地跟二人聊起了天。

“喂!咱们都一样,别搞得我欠了你们似的,这一次完全就是你个胸大无脑的害我!”

“你说谁无脑呢!信不信我……”苏小雨站了出来,结果立刻就被周鹏简单的疑问怼了回去。

“你?”周鹏扫了一眼苏小雨,苏小雨连忙双手抱于胸前,遭来周鹏的冷笑。

周鹏越过苏小雨指着程月说:“你,刚才要不是你拉着……”

“啊!”苏小雨叫了一声,打断周鹏,一改刚才的蛮横,弱弱地说:“周鹏,是我不对,跟程月没关系,你就当刚才什么也没发生。”

“那不行!大庭广众之下做这种事,我还要不要找女朋友了?”

“你!”

程月还蒙在鼓里,苏小雨无话可说,刚才确实是程月拉住周鹏大喊“不要走”之类的话,但是谁都看得出来,只不过刚巧周鹏就在程月前面,程月在“梦游”罢了。

“小雨,他在说什么?”

苏小雨不可能告诉程月实话,拦住她对周鹏说:“我的错,要什么赔偿,你找我就是了!”苏小雨弱弱地补了一句:“不能很过分的。”

“行,算你欠我的。”

白舒突然从周鹏身后冒了出来,“你们三个,去我办公室等我。”

周鹏有话也不敢说,直接走了,苏小雨拉着程月跟了过去。

“我讨厌音系。”周鹏说道。

苏小雨确认已经离得很远了,附和道:“我也是。”

标签: 暂无

非特殊说明,本博所有文章均为博主原创。


唉呀 ~ 仅有一条评论


  1. icy2003
    icy2003 博主 2020-08-24 19:34:38

    坑:镜子前可爱的毛毛虫发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