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 雪女传说

icy2003 幻月 2020-03-26 23:34:00 183 3条

sona.jpg

程月尽可能避开人群,碰巧前面有个厕所的指示牌,她仿佛看到了救星:只要躲在厕所里直到训练结束,就不会引起别人的怀疑了。

厕所门口,程月挺意外的,居然没有排长队,猫手猫脚的她引起了门口执勤阿姨得注意,她干笑着给阿姨打了个招呼,刚要进去,就听阿姨说:“逃出来的吧。”

程月愣了愣,支支吾吾的,“我,我……”

阿姨悠哉地剥了个花生丢嘴里,懒洋洋地继续说:“阿姨我阅人无数,一看你就不像是来上厕所的,算了,阿姨我不想多说,学生,还是得好好读书,逃学是不对的。”

“嗯,谢谢。”程月鞠了一躬,便匆匆逃了进去。

大概是这工作太清闲了,阿姨自言自语起来,“多水灵的姑娘,怎么就学坏了呢?”

程月没说什么,拍了拍军训服的灰,找个坑占了进去。

印记虽然锁上,但面板上至少有个时间栏,11 点 32 分,距离吃饭还有 28 分钟,12 点前应该会陆续有人进来,再待个十几分钟就可以出去了。

这样躲着真的好奇怪,程月回忆不起怎么来这个世界的,她唯一肯定的是,以前一定没有做过这种事!很多事情都是有习惯的,如果对一件事感到陌生,那说明以前肯定没做过,这是刻在一个人身体里的特征。程月这一躲倒是总结出个规律来。

人声渐渐地密集起来,程月出来时外面排了个长龙,从厕所里挤出来后不巧又对上了阿姨。

“闺女啊,军训虽然不是读书,但是对你也有好处,我女儿以前也在这里读书,成绩可好了……”

“我记住了。”程月连忙应声,生怕阿姨说得太投入吸引周围人的目光。走出一步突然想起件事来,回身问:“阿姨,您知道图书馆怎么走么?”

阿姨原本忧郁的眼神变得闪亮起来,态度是 180 度翻转,热情地给程月指路。

“这里左拐,50 米,然后……”

程月比划手指嗯嗯啊啊地应着,阿姨的指示很详细,路线却是九曲十八弯,结果她只记得大概的方向,一番感谢后,程月朝图书馆方向走去。

走着走着程月总觉得忽略了什么似的,远远望了一眼阿姨,阿姨又是开始时那副模样慵懒地坐在门口。

问了几个路人,程月终于来到图书馆。

“抱歉同学,印记没登记不能进去。”图书馆门口的小哥拦住了程月,示意程月表明身份,程月只好借故灰溜溜跑了出来。

又是印记!这么看来,印记应该就是这个世界的通行证了,如果是那样,现在要么想办法回校医院,要么等一天时间再解锁,或者说,找人询问?程月摇摇头,询问的风险太大。

程月无处可去,她有些后悔一小时前逃跑的决定了,肚子的咕咕声给她提了个醒,这一刻她才意识到,没有解锁印记很可能连饭都没得吃!尽管如此,她还是下意识往食堂方向走去,食堂在哪?看人流方向就知道了。

程月心不在焉,没有注意周围的情况,一不小心把从食堂出来的一同学的饭给打翻了。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程月没顾得上胸前滚烫的汤汁和糟糕的形象,一个劲地道歉。

“不好意思,同学,你没事吧。”这位男同学看狼狈的程月,正翻找纸巾。

“没,没事。”程月头没抬就再次逃开了。

“哎,你……”

误打误撞来到学校园林一带,程月停了下来,这里虽然没有食物,但是有免费的自来水,而且足够把衣服的污渍洗干净了。程月不想去别的地方了,怕的就是触发支线剧情,然后事情变得更糟糕,她现在只求能安稳度过今天。

忙了好一会儿,程月累得瘫坐在草地上,污渍没有了,肚子更饿了。程月捧起自来水,咕咚咕咚喝了下去,就近倚靠在长椅上。

阳光透过树枝丫形成的小光斑抚摸着程月的眼眸,微风撩拨她的发丝,惬意和舒适很快就让程月淡忘了折腾近两个小时的疲倦,她不知不觉睡了过去。


“这里又是哪里?”

这次程月出现在一个温暖的山洞,洞口的光亮指引着她,她小心翼翼避开地面的圆石和岩壁上的藤蔓往洞口走去,途中她注意到岩壁斜上方有一股隐藏的水流,刚才就是这岩石缝中渗出来的水把她滴醒的。

出了山洞,映入眼帘的是一片银装素裹的雪林,银色的光秃秃枝干和冰晶雕刻而成的青草地让人不禁怀疑这里的季节到底是什么,冬天和夏天的特点同时出现的景象是如此奇异。

程月一脚踩在草地上,冰渣碎裂的声音听起来清脆悦耳,随处走了几步后她有点不舍得破坏这大自然的奇观了。一段时间后,兴奋劲过了,她开始留意周围的环境,这里的冰干净透亮,通过附近冰面的反射,程月发现她的样子跟平时不太一样,她清楚地记得在山洞时还是军训服,不知不觉中她已经换了一套服饰!于是,她在附近找了块更大的平整的镜子般的冰面,程月终于看清楚了这身打扮,她惊呆了。

“好美啊……”

镜面里的程月,身着一袭白色繁花抹胸,外披银色纱衣,如玉披帛环绕把这肌肤衬得透亮,三千银丝披肩如雪,冰雪的面庞在一丝粉黛下,若隐若现的红扉营造出一种花瓣般的娇嫩可爱。

“呵呵。”程月偷笑:别闹,哪里需要耗费几十年的文字功底这般描述自己的装扮。说人话就是,服饰像古代的贵族公主,冰雪背景下仿佛又透着一股魔幻,概括一下就是:冰公主。

程月点点头,赞叹自己的精妙总结,随后又忍不住多瞧自己几眼。

“这,真的是我么?”程月转了几圈,欣赏了一番后倒害羞起来。就在她沉醉在其中的时候,碎冰渣的一声响,程月立刻半蹲下,警惕地环顾四周。

“哇呜!”一只大白虎从冰锥丛里跳了出来,它龇牙咧嘴地瞅了过来。

程月愣住了,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

大白虎走起了猫步,疑惑中带着警觉,慢慢靠近程月,一步一声吼示威,树梢悬挂的冰锥被震得纷纷落下,像是下起了冰雨,噼里啪啦响个不停。

程月慢慢地挪动,生怕惊动这只大猫,大白虎咧出白牙,低吼一声,爪子拍了一下嘴边烦人的小飞虫。

“就是现在!”程月一个健步飞奔出去……她疯了似的扑向大猫。

大白虎自认为刚才的“虎假虎威”很成功啊,见到这么威猛的它居然还不逃!吐槽归吐槽,大白虎的四肢像抹了油似的分头逃窜,结果一屁股坐了下去,“呲”的一声,四只爪子终于在危急时刻同方向一蹬,程月扑了个空。

“别跑。”

程月张牙舞爪地追赶,大白虎哭丧着脸左躲右闪,程月才不管什么形象了,像发了疯的二哈,左扑右挠,铁了心要收了这只“萌宠”。几经周折后,大白虎终于被逮了个正着,“呜呜”地伸出爪子不停挥舞以表不满,程月哪管那么多,抚摸大白虎柔软的脖子,开心地说:“就叫你呜咪吧。”

呜咪头一回见不按套路来的人类,一脸懵逼,根本没能缓过神来。以前那些人见到它都跑得远远的,甚至还拿武器驱赶它。在程月痴痴地追过来一瞬间,它就喜欢上这个人类少女,至于逃?换谁遇上疯子都得逃啊!“

百兽之王的“尊严”还是要有一点的,呜咪象征性地挣扎一会儿,然后就老实了,它可怜巴巴的神情把程月萌到了,尤其是呜咪爪子缩进肉球后一副乖巧的样子,还真像一只大猫。

“你的爸爸妈妈呢?”

“怎么就你一个在这里游荡?”

“你吃了么?”

“我也没有吃,不说我还忘了,我们去找食物吧。”

程月跟呜咪说话,但呜咪并不搭理她,大概是听不懂吧,程月心想。就在这时,一个轰响从灌木丛另一边传来。

“是你的朋友么?”程月问呜咪,它傲娇地侧过头去,程月独自走过去,在灌木丛的另一头,一个农夫打扮的小哥倒在雪地上。

“你待在原地别动,我去买个橘……我去看看就回来。”程月对呜咪吩咐道,呜咪乖巧地趴成了一团毛线球。

农夫小哥的脸被冻得通红,手更是僵硬成紫色,程月这才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自己那么薄的一身居然一点寒冷都感觉不到!

顾不上那么多,程月把外套披在小哥身上,但那不是貂皮大衣,只是半透明的纱衣,起到的保暖效果微不足道。这片树林连绵不绝,可怜的小哥也不知道是怎么到这里的,既然她不怕寒冷,那就帮小哥取暖吧,程月边想边行动。

程月用身子帮小哥挡住寒风,将他僵硬的手放在自己肚子上捂着。说也奇怪,她虽然可以感觉到小哥手上的冰冷,却丝毫感觉不到周围环境的寒冷。就这样,程月成了大棉被把小哥围得严严实实。

“呜咪,你去看看附近有食物没有。”

呜咪很有灵性地点点头,跳进了雪林深处。

过了好一阵子,呜咪叼了一大包浆果回来,它给自己留了两个,其他的推给程月,饿坏了的程月咽了咽口水,毫不客气地先尝了几个,又把一些浆果放进胸口捂着。


“北面雪山上出现了一只白虎。这可是好东西啊!”

“可不是嘛,二狗当时可是拼了命逃了回来,那说起事就跟真的一样。”

“只可惜这几天雪山天气恶劣,如果赶上大晴天,我们就能上山把老虎抓了,听说老虎的皮睡起来特别舒服!”

“还有耳朵,好像可以当药材。”

“尽听村头郎中乱说,这老虎的耳朵跟小花的不也就一样嘛!哎,你说,这难不成真有啥区别?”小花是这村民养的一只猫。

“问问郎中不就是了!”

……

“村头郎中不见了,昨天狗蛋他爹喝酒回来说,郎中连夜去了雪山抓老虎!”

“这不要命了?”


寒冷的风如利刃刮着王石的身体,他哆嗦着渐渐失去知觉。睡梦中,王石埋怨自己的贪婪,如果老老实实当个郎中,那现在也不会落到如此地步,就不该听信了过路的算命先生的话,来雪山找什么千年白虎,去他娘的长命百岁!

王石行医十多年,称不上什么良医,可也帮助村子的人治了好多病,跟病魔接触多了,他就越体会到健康的宝贵,结果误听了过路算命先生的胡话,来这雪山找老虎。上山后王石本来已经后悔了,结果风雪交加,他没有了回头路。梦中,王石以为自己这般贪婪的人会下地狱,没想到却来到了天堂……他有些想念家里的火炉了,暖暖的,还有皮大衣,对,就是这种软软的感觉!

王石撑开双眼,鼻尖往前有一对光滑的白色圆石,凝聚的水滴晶莹剔透,让白色石头看起来出淤泥而不染,幸运的是,石头缝里夹着几粒浆果!

王石被风雪天气困在山洞好几天,干粮都吃光了,他本想趁天气稍好赶紧下山,虚弱不堪的身体被风一吹,顺势就倒了。朦胧之中看到浆果,他想凑近了一口啃上去,却在睡去醒来之间倒腾,好几次以为够着了,一个寒颤却发现自己刚才根本没动,实在是太虚弱了啊,再休息一下就好……

好香!一股清香扑鼻而来,是浆果么?王石虽然是个半桶水的郎中,但对草药野果之类的还是有所了解的,这不是什么植物的味道,像是白色石头散发出来的香味,是什么呢?

“嗯?怎么了呜咪?”

一个女声把王石瞬间惊醒,他这才认清白色石头旁边的人类衣服,这是怎么回事?他疑惑地眨了眨眼睛,想看个究竟。正这时,大白虎低吼了一声,王石吓得屏住呼吸。感觉到威胁消除,大白虎乖乖趴下。

“不许调皮。”程月说。

这一回王石听清了,也想明白了,他没有去天堂,他还在树林里,他正躺在一名少女的怀里!那石头是……王石感觉浑身发烫。

“你醒啦。”

王石被少女扶起来,他下意识往某方向看去,就见少女胸前藏的几颗垂涎欲滴的浆果,他咽了咽口水,是饿了还是别的什么,昏昏欲睡的他搞不清楚了。

少女在说话,王石却完全听不懂她在说什么。

程月顺着小哥的视线低头,似懂非懂,转过身去把捂好的浆果倒了出来,嘴上衔着一颗,剩下的递过去说:“呜咪找来的,我刚才吃过了,味道还行。”

身披纱衣的王石懵逼,他撇了一眼大白虎,大白虎捕捉到他的眼神后,回望一眼,他连忙躲开视线。少女此刻微笑着等他接浆果呢,他一把抓过浆果大口大口吃起来,一边吃一边想,少女跟老虎是一起的?

程月扭头对呜咪说:“看吧,他肯定饿坏了,吃那么急,但他好像听不懂我说话,你能问他从哪来,来做什么的么?”

呜咪似是而非地点点头,轻轻往前跃了一小步。

一脸骄傲的呜咪大概是想:老虎和人虽然语言不通,但是老虎跟人类沟通,什么时候用过说的?

大白虎一股霸王之气袭来,王石顿时一惊,丢掉浆果,拔腿就跑。浆果的恢复效果并没有那么大,只不过现在如果不跑,等着被吃啊!正面抓老虎?王石还不至于那么无知。

“你看,都怪你!算了,他要走就走吧,就是这么冷的天,他这样还是得冻死在这里。为了弥补你的过错,呜咪你赶紧帮他驱散寒风,嗯,我觉得你应该可以的吧,故事里不都是这么讲的么?像你这种大老虎,一般都是一座山的守护神,对吧?”程月满怀期待的眼神,呜咪抬头挺胸撅屁股,尽显作为“猫咪”的可爱姿态,惹得程月笑了起来。

王石可不像少女这般轻松,他连滚带爬,生怕被大老虎追上。大老虎憋足一股劲,朝王石逃跑的方向吼了一嗓子,寒风瞬间被震开到两侧,空气的不均匀流动在光的折射下呈现出两道风墙,刚好为王石开辟了一条路。

害怕归害怕,王石的腿却很利索,跑了一段路后,他终于感觉到异常,不冷了?可他还在雪林里啊,他回望了一眼,只有那些东倒西歪的树枝灌木证明他曾经来过。

王石到最后都没想明白少女说的是什么,可他这辈子都不会忘记她,如果没有这雪中少女,他大概早就冻死在雪山了吧。

雪山环境恶劣,人们无法验证王石口中的故事的真实性,在王石的故事里,雪山住了一位美若天仙的雪女。

不断有人消失在雪山里,也不断有人声称见过大白虎,却没人再见过雪女。去雪山探险的人络绎不绝,王石不愿雪女被打扰,于是传出消息:“雪山的风雪是雪女的妖术,去找雪女就等于送死!”

去雪山的人少了,王石满怀愧疚销声匿迹,恶劣的环境和神秘的妖术劝退了访问的探险家,却没能消除人们对美好事物的幻想,雪女渐渐地成了一个美丽的传说。

标签: 暂无

非特殊说明,本博所有文章均为博主原创。


已有 3 条评论


  1. icy2003
    icy2003 博主 2020-08-24 18:38:29

    彩蛋:程月对呜咪说“我去买个橘子”,出自朱自清《背影》的梗,意思就是“我是你爸爸”,而呜咪给自己留了两个浆果,其他的给程月的行为,对应老舍的《骆驼祥子》里的“我就吃两个,其他都给你”,意思是“我是你爷爷”

  2. icy2003
    icy2003 博主 2020-08-24 18:42:03

    坑:厕所门口的阿姨行为举止很奇怪,为后续故事埋伏笔

  3. icy2003
    icy2003 博主 2020-08-24 19:41:25

    细节:王石和程月的视角下,他们分别用“少女”和“小哥”称呼对方,而且老虎的称呼也分别是“大白虎”和“呜咪”,间接说明了他们之间语言不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