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另一个世界

icy2003 幻月 2020-03-22 23:34:00 195 0条

“月,不论你在哪里,我一定会把你找回来!”

隔离舱外的人握拳,憔悴愤慨,隔离舱里的人沉睡,美丽安详,一道透明的墙,两个不同的世界。

moon.jpg


醒来,眼前一片黑暗。程月没有害怕,仿佛是一种刻在身体里的本能,驱使她对这里充满了好奇。

程月尝试往前走,没有参考系,没有触地的感觉,是原地踏步,还是真的往前,她不知道,她甚至怀疑自己是漂浮的,因为她摸过了地面,空空如也。

虚无,这里一片虚无,时间和空间似乎变得毫无意义。

程月有些失望,不是为刚才的无用功失望,她只是单纯地感到无趣而失望。

突然,程月的脑海闪过无数画面,一阵混乱后,画面停在一个白色圆点上,圆点逐渐放大,再然后,是整个世界,依旧是虚无,只不过是从黑色到白色。

梦?还是恶作剧?

程月正疑惑,伴随一阵杂乱的声音,一个模糊的身影放大,是有谁过来了么?身影慢慢靠近并蹲下了,程月下意识后退几步,却被一股冰冷挡住去路,她回头看,什么也没有,似乎是一道无形的墙壁。

“你真是的,说倒就倒了,看在你我同寝室的份上,我就送佛送到西吧,哎?好像用词不太对,算了算了。”声音甜美的女生自言自语。

从话推断,对方似乎是认识自己的人呢。

随后,女生毫不客气地对程月又是蹭额头,又是摸手,再就听她说:“头好烫,手又好冰,不行啊,得送医院。”

“喂……”女生朝旁求救,在叫了几声之后,像是有人来帮忙了,于是她蹲守在程月身旁,十指相扣。程月愣了一下,女生就像是一道阳光闯进了她的心扉,这种事对别人来说也许很普通,对她来说却不一般,她像是被设定好了的,从虚无世界开始,所有事情对她来说都像是第一次,这件暖心的事,给她的印象着实深刻!只不过,程月刚刚感动一番,女生就跑没影了……呵呵,果然是高兴太早了吧,她有些哭笑不得。

结果,一双大手把程月紧紧包围,抬起,温柔有力。

是谁?好温暖……程月沉沉地睡去。

其实从一开始,程月的精神状态就不太好。此刻躺在这人的怀里,她昏昏欲睡地再也没办法继续思考,她像一只柔弱的小绵羊,任人摆布。

再次醒来,程月已经在医院了,她的视力恢复正常,环顾四周,宽敞冰凉的病房里,吊扇在寂寞地吱呀吱呀缓缓转动。她尝试起身,四肢却使不上劲,改成来回扭动,好不容易坐起来一半,门外突然传来熟悉的女声,她连忙躺了回去,两只爪子扒在被子边缘,抿着嘴假装在睡觉,像极了一只可爱的土拨鼠。

“这是什么医生啊!问他什么情况,又说中暑,又说发烧,乱扯一通又说很奇怪,我苏小雨要能知道发生了什么,还要他们医生干嘛!你说是吧,张学长。”

苏小雨么?程月默默记下这个名字。她侧了个头,偷偷观察外面的动静,不过以她现在的视角,只能捕捉到苏小雨半个背影。

“我已经跟你们辅导员说了,程月不用太担心军训的事,医生说的多休息总没错,如果需要的话,我可以托人帮她复查一下。”

“当然需要!”苏小雨果断回答道。二人还在继续聊天,程月却快速思考起来。

“程月”?我的名字么?程月对自己的名字没有一丝印象,更准确地说,她对这里的一切都没有印象。就到二人的对话为止,她总结了事件的始末:军训时她晕倒了,苏小雨叫来了姓张的学长把她送到医院。

医生的说法的确可疑,只是经过苏小雨大大咧咧地一说,具体什么情况,程月也搞不懂了,至于“张学长”,他似乎是个厉害的人物,不然怎么就一口答应帮自己复查呢?

等等,是张学长把她抱过来的?程月的身体顿时僵住了。冷静,一定要冷静!程月心里反复提醒自己,她是穿越来的,这是别人的身体,跟她没关系,没关……不对啊,这分明就是她自己的身体!程月没法冷静!

好在有个更不冷静的人转移了程月的注意力。

“真,真的么,那,那真是太好了!我们要怎么联系你呢?方便留电话么?”

苏小雨从对医生的不满,瞬间变成对张学长的钦慕,激动之后说话立刻变得柔柔的。这花痴,要不要这么明显啊!程月一阵感慨。

苏小雨如愿以偿得到了电话号码,一步一哼回到病房。程月调整情绪,进入装睡模式。

只听见轰隆隆的一阵蹦跳声,苏小雨来到病床前。程月这才注意到手还落在外面,此刻她心里忐忑不安,生怕偷瞄行为被发现。

然而苏小雨压根就没注意程月的变化,而是沉醉在电话里去了。

“要不现在打过去?”

“万一学长不接怎么办?”

“说不定学长没走远,一接是我又跑回来。”

“那多麻烦人家……”

程月眯眼观察,终于,她被苏小雨的花痴模样逗笑,结果她只是憋不住轻微地“嗯”了一声,急中生智于是拖了个长音,以表示是伸个懒腰之类的,过渡十分自然。

其实主要归功于苏小雨的心不在焉,她心虚地停止了自言自语,自认为机智地试探道:“程月,你醒啦!”

双方很默契地互相演了起来,程月揉了揉眼睛,问:“嗯?我怎么了?”

“军训休息的时候,我们正讨论今天中午吃土豆鸡块还是洋葱炒鸡蛋,你说食堂的洋葱不熟,还翻了个白眼,结果你真就两眼一翻,软了下去,吓得张媛媛叫了起来,教官臭骂了她一顿,呵呵。”苏小雨咯咯地笑了。

程月微笑。

苏小雨见没有达到预期效果,尴尬地呵呵几声,生硬地转移了话题。

“你现在好点了么?”

“嗯,我没事。”

“不,你有事。”

医生不靠谱,苏小雨能做的就只有守在程月旁边,做一个朋友力所能及的事:她像保护婴儿一样把程月放在外面的小手往被窝里塞。

“医生说……你还需要多休息。”虽然是“医生说”,但苏小雨想的却是张学长的模样。

这时,一道蓝光从程月手腕发出,她被吓了一跳,苏小雨连忙道歉。

“不好意思,把你的印记激活了。”

“印记?”

程月疑惑地翻了翻手腕,在蓝光褪去的位置,有一圈海蓝色花纹,花纹上的线条发出魔幻的呼吸似的流光,花纹围起来了一行字,上面写道:身份识别错误。

大概因为苏小雨不是这印记的主人,所以会有这样的提示。印记的提示文字表明它是某种科技产物,它的呈现方式却像魔法。此刻的程月是初识世界的孩童,对未知的世界充满了好奇,印记就是打开新世界大门的钥匙。

“喂,喂!”苏小雨喊了好几声,程月总算不再傻笑。

“你还得多休息,瞧你心神不宁的,就不打扰你了,我还要去跟教官报道,先走啦。”

“好的。”

苏小雨一离开,程月立刻点开印记。

“好美……”程月感叹,蔚蓝色的流光将界面以百叶窗的方式翻开,中间的提示依旧不和谐:

“身份识别错误。”

“怎么回事?我的印记不应该是我来激活么?还是说需要特殊的解锁方式?”

指纹,人脸,语音,程月用了各种认知里的方法,印记提示依旧。多次尝试后,印记居然锁上了:“系统已锁,请在一天之后尝试。”

程月没有追问苏小雨印记的事,因为她对这里完全不了解,万一有人发现她是穿越者后,把她送去研究,第一集领便当就太惨了,所以得悄悄地融入这里。图书馆!对,既然有军训,那这里一定是学校,学校一定有图书馆,有图书馆就可以查阅相关的资料。

不过程月目前首要任务是从医院出去。

“同学,请出示印记办理出院手续。”

没法从正门出去,程月四处瞎转,遗憾的是,没找到侧门,无奈之下她只好灰溜溜回到病房。

窗外传来“一二一”的训练声,聒噪的知了让偌大阴冷的病房充斥了一股燥热。程月没有回到病床上,而是趴在窗台,思绪跳跃。

她的视线随一个焦点从窗台出去,落在铁窗栏上,然后跳到围墙,再然后是草地……

“对啊,我可以从这里逃出去!”

程月大胆的想法来源于电视剧里逃婚的新娘,新娘用碎布绑成绳梯,顺绳梯翻过围墙逃之夭夭。现在的情况就是如此,甚至程月的情况比新娘好多了,只要按照刚才假想的路线,不需要道具就能爬出去,只是二楼而已。

实际情况没有程月想的那样简单,毕竟这不是电视剧,现实里是没有剧本的,预想的路线勉强能站住脚,稍不留神就可能从五米高摔下,这里距离医院外围的墙至少有十米距离。程月咬咬牙,小心翼翼地翻出窗外,趴在墙头,一步一步挪动。二十分钟后,程月按照预定路线摔到了草地上,落地时不小心崴到脚,但她管不了那么多,一瘸一拐只想逃离这里。


“张哥,刚才你跑哪去了?”

赵林手里抱两箱矿泉水,嘴里叼一瓶,上面这箱开了封,很明显他嘴里的这瓶就是上面这箱的。箱子太沉,赵林只能后仰身子,勉强让瓶子里的水流进嘴里,样子看起来狼狈又滑稽。

“你可以到了再喝,又或是我们休息一下?”张义说道。他身材看起来不强壮,两手却各提一箱,表情很轻松,显然“休息”是说给赵林听的。

“没事,大伙都等好久了,要不是你刚才玩消失,我们这就到了。”赵林没有埋怨的意思,这是事实,就在刚才大家准备前去搬水的时候,张义突然就不见了,印记发了消息也不见回复,赵林只好先走一步,在回去的路上刚好遇到提水的张义。

“我的错。”张义没打算解释,一解释恐怕就说不清楚。

“我知道,不是泡妹子就是被泡,赫赫有名的你可是万千少女的崇拜偶像。”赵林一腔欠扁的音调调侃,一不小心嘴里叼的瓶子飞了出去。

“我去捡。”

“不用,扔了扔了。”

“你不喝的话,应该丢垃圾桶。”

赵林哼了一声,找个就近的板凳坐下,等张义做这种无聊的事。

张义刚要去捡瓶子,一个人从拐角冲了出来。这人一脚踩在了瓶子上,瓶子因为是半开的缘故,地上已经洒了一滩水,瓶身一个助力,这人没站稳,身子歪歪斜斜就要摔倒。张义反应迅速,一把拉住这人,这人一头扑进张义的怀里。

赵林不高兴了。“喂!小子!不长眼睛啊!想讹人是不是?我们张义……”

张义转身不满道:“你别说话,还不是因为你瓶子。”赵林注意到那已经飞得老远的被踩扁的水瓶,瞬间就老实了。

张义?程月醒来后,印象中的就两个人,苏小雨和一个姓张的学长,很容易就把两个张联系到一起。程月惊讶,不会这么巧吧?刚逃出来就遇到这个张学长?这时候是不是得说声谢谢?但是,他知道我是逃出来的,是不是会把我送回去?只能装作不认识吧?可是,程月想知道是什么样的人能让苏小雨如此神魂颠倒,于是她咬紧牙关,透过头发间隙暗中观察。好像……是挺帅的,这样偷看不会被发现吧,不对,怎么又跑他怀里去了!

程月挣扎,张义细看这才从她散乱的飘飘长发认出这是个女生,松手又怕她再次滑倒,一不小心抓到她受伤的手腕。

“你的手?”

“对,对不起,我,我没事,谢谢……”程月连忙鞠躬,便溜没影了。

赵林碍于视线问题,在听到程月声音后才知道撞人的是个妹子。

“女的?”赵林问。

“嗯。”张义没多说什么,捡起瓶子丢进一旁的垃圾桶,提水,走人,仿佛刚才什么都没发生。

赵林懊恼啊!一边叹息一边抱怨:“早知道我就去捡瓶子,以后我再也不乱扔垃圾了!”

“或者说,你先扔了再捡,说不定能如你所愿。”张义很真实地补了一刀。

“滚。”

到操场,大家把水分了,闲时张义才想起那个女生。

“是她?”张义摇摇头,不觉得有这么巧的事。

上一篇 没有了
下一篇 02. 雪女传说
标签: 暂无

非特殊说明,本博所有文章均为博主原创。